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佟芯 > 戏狐夫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戏狐夫  下一页

戏狐夫  第7页    作者:佟芯

  辛柚罗赶紧趁着他喃喃自语时把茶壶往他身上丢,接着拔腿想绕过他逃跑。

  「死丫头,你别想逃!」秦慕回神闪过她的攻击,三两下便擒住她,将她压制在地上,朝她张开那坏了好几颗牙的嘴巴,作势欲亲她。

  好臭!一瞬间,辛柚罗感到恶心,差点把吃下的食物全吐出来。她绝不让这男人亲到她!她双手奋力推着压在她身上的重量,留有指甲的十指还朝他靠过来的脸抓去。

  「痛!死丫头,你敢抓我?!」

  她不回话,突然弓起膝盖用力往他胯下一顶,他顿时哀叫了好大声。

  只可惜,她的反击并没起多大作用,下一刻她就被打了一巴掌,力道很重,她吃痛得不得了,一时头晕眼花到动不了。

  接着,她隐约看到这男人伸手朝她胸口抓来,跟着她胸前的衣服被撕开了,夜里冷凉的空气侵入她赤裸的肌肤,她恐惧的瞠大眼,想大喊救命却喊不出来,脸上的灼痛和强大的晕眩感仍让她浑身无力,谁能救救她……

  「你对她做了什么?!」

  就在这时,宋君澜一把将秦慕从辛柚罗身上扯起来,脸色阴鸷得恐怖,他万般庆幸他有多派些弟兄看守她,阿智也机灵的一出事便找上他,他才来得及从狼爪下救出她。

  秦慕正满脑淫欲的想把身下小美人的衣服剥光一逞兽欲,被人一把揪起心情可真是坏透了,正想骂个几句,但一听到宋君澜的声音,整个气势都没了。

  「大、大当家,只是个女人而已,别跟我说你没有想过要上她……」

  砰!

  秦慕被狠狠抛出房间,整个人如破布般的横躺在地。

  宋君澜走近他,居高临下的姿态有如地狱使者。「秦慕,你没把我的规矩记牢吗?不杀人、不奸淫、不欺孺弱之人,给我说说看,你犯了哪一条?」

  秦慕知道自己犯了错,但仍抵死不认。「那女人是向允怀的未婚妻,奸了她肯定能更羞辱向允怀一顿……」

  目光一凛,揪起他的领子又是狠狠揍了一拳。「她可是清清白白的姑娘,不许你乱来。」

  他狼狈地吐了口血,却不屑地笑了。「哈,在你把她抢来的那一刻她就不清白了,她的名声早被狐君的恶名给毁了。」

  闻言,宋君澜面色寒冽,好一会儿才发出阴冷的嗓音警告,「记住,她是用来换赎金的,我不许你碰她一根寒毛。」

  「赎金与我何干?我连喝花酒玩女人的钱都分不到!」秦慕忍不住说出了长久以来的怨慰。

  宋君澜没想到会听到这种话,语气登时愤怒起来。「喝花酒?当初我们击掌为盟说好了,抢来的钱都只花在吃用上,其它都要给百姓的。」

  秦慕听到「百姓」两字,更加愤愤不平。「你只会为百姓着想,我们呢?五年来都过着贫穷的日子,还只能隐居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山谷里,我们可是能呼风唤雨的狐君啊,明明有大好机会能赚更多钱、过更好的日子--」

  「好了,犯了色戒,就得照寨里的规炬杖打五杖。」宋君澜冰冷无情的声嗓截断他的话。

  他脸色发白,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。「宋君澜,我可是二当家啊,你不能这样对我……」

  「规炬就是规矩,你若不满,打完这五杖你可以选择退出,去赚你的大钱,过你的大好日子。」冷酷的说完后,大步踏入辛柚罗的房里,卸下他的外衫覆盖住衣衫不整的人儿,随即再抱起她。

  「宋君澜,你会后悔这样对我的……我保证,我会让你凄惨无比的……」秦慕被阿智他们拖走了,威胁声愈来愈小。

  在秦慕走后,他目光隐隐闪过颓丧,可再眨眼,已恢复一贯的冷傲,将辛柚罗抱到自己房里为她上伤药。

  他的房间比起她睡的那间大上许多,可家具也只是寥寥几件,最醒目的大概只有墙上挂着的一排剑,还有闪耀着漂亮银光的狐狸面具了。

  将她放在床榻上后,他到外头打了盆水,想在上伤药前先替她冷敷。

  打了水回来后,他以为她的心情应该平复了,岂知她的脸色仍苍白得吓人,眼睛还是睁得圆大,好似受到了严重的刺激,迟迟无法回到现实。

  「辛姑娘?」他想把她喊醒,她却没反应,他心中不由得升起浓浓的内疚,盯着她白皙脸蛋上的通红巴掌印叹道:「所以说,听我的话不要洗脸不就得了?」

  终于,辛柚罗长睫微颤,有了反应,却是滑下豆大的眼泪,令他头皮发麻,生起一股不太妙的预感。

  果然,下一刻她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,丰沛的眼泪让他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不会吧,她竟然在哭?她被他从花轿上抓走,悬在半空中时她都没哭;被他掐住脖子时也没哭;他亲了她的小嘴时她更没有哭,怎么这回哭得惊天动地?她不是个坚强的姑娘吗?

  「呜呜……」辛柚罗不停的大哭着,竭尽力气的痛哭。

  她真的好怕,她怕极了,好怕自己被那人欺负去,无奈虚软的身子没有力气反抗,直到刚刚她被这男人救走,听到他责怪她不该把脸洗干净,她顿时气急了,气愤的感觉冲破了僵直的神经,激起她满腹委屈,让她不禁放声大哭。

  宋君澜好不容易才将惊讶到微张的唇闭上,却说不出一句好话。「好了,别哭了,你脸都肿了,会愈哭愈丑……」

  她狠瞪着他,对他可说是积怨已久,一口气马上宣泄而出,「你还敢怪我是我把脸洗干净的关系?!要不是被你绑来这鬼地方,我怎么会遇到这种事而且还被打?连我爹娘都没有打过我,那个人竟敢打我……」

  被她那么一瞪,他聪明的没再说她丑,还放下身段改口哄她,「别哭了,我用冷水帮你冷敷,再上个药就会消肿了。」

  他这一退让,更让她想痛快发火。反正最糟的情况不过如此了,她还怕什么?「那个禽兽还撕了我的衣服……」

  他一边用湿毛巾帮她拭泪、冷敷,一边安慰着她道:「他只撕了你的外衣,什么都没看到……」

  「你怎么知道他没看到?你看到了?」她抬着泪眸瞪他,格外用力地拧紧身上盖着的外衫。

  宋君澜不知道,他只看到她穿着的红色肚兜和袒露出的一点雪白肌肤,这样就算有看到吗?不过他知道,现在他最好什么都别问。

  「你一直哭,我怎么帮你上药?」他提出最实际的问题。

  见他一副「你在要任性」的表情,她眸里又蓄起愤怒的泪水。「都是你的错!都是你!」她抡起粉拳搥打他的胸膛,声嘶力竭的哭喊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戏狐夫  下一页
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佟芯的作品<<戏狐夫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