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风光 > 王爷来侍寝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王爷来侍寝  下一页

王爷来侍寝  第20页    作者:风光

  这话切切实实的骇住了许明昌,终于他明白风城王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,顿时陷入天人交战之中,偷觑着风城王的目光又是提防又是畏惧,最后终于低头。“下官……下官也是不得已,既然小儿在王爷手上,下官也只能全力协助王爷了。”

  时观得意一笑,立刻让人备马车和许知府出门,也不问许知府要去哪里,简单的车队就这么驶出了王府所在的风梁州,走了将近三个时辰才停下。

  “王爷,就是这里了。”虽然入秋了,许明昌仍是抹去了一头大汗说道。

  时观施施然下车,放眼望去寸草不生,只是一个一个矿洞有着人推车来回出入,还有人不停吆喝着,他迟疑地道:“这是矿场?”

  “是的,这便是大通商会主要收矿的铜矿场。”许明昌在前头领路,带着风城王进到矿场旁的一个凉棚内。

  棚里一名显然是监官的大汉一看到许知府出现,连忙迎了过来,谄媚的道:“许大人,有事交代小的就好,怎么亲自过来了?”

  “少啰唆!这位是风陵七州的风城王,你态度注意些!”许明昌瞪了大汉一眼。“还不快去取帐簿,本官带王爷来查帐了。”

  “是是是,小的立刻去拿。”大汉胡乱地向风城王行了个大礼之后,屁颠屁颠地跑进旁边的一栋小屋子,不一会儿便拿出了帐簿。

  许明昌先取了过来,随手翻阅了一下,随即交给风城王,一边解释道:“王爷,这便是大通商会出货量锐减的原因了。大通商会有着京中的势力插手,但这几年铜矿的产量不如预期,已无法和京中的势力交代,大通商会的东家们想了想,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商会消失,一了百了,所以……所以就像王爷看到的那样。”

  时观看了看手中帐簿,发现每日铜矿的产量及出货的数目确实少得可怜,以风陵七州盛产的铜矿量,这里还占不到百分之一,难怪许知府口中的那些大通商会东家要铤而走险。而许知府或许也收了什么好处,才会帮他们隐瞒,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。

  虽然觉得事情这么简单有些蹊跷,不过时观没有继续追问,只是若有所思地望着铜矿坑。

  这种地方时观是经常巡视,但却没有仔细注意过,毕竟风陵七州盛产各种矿产,矿产的收入甚至支撑起了大半个东云王朝,他这个王爷若没来过矿坑是不可能的,不过今日他有心细瞧,才发现矿坑着实是个非常残酷的地方。

  那些挖矿的人都是浑身脏污,有的人身上或衣服上还有血迹。他们并不壮实,有些还瘦弱得可怜,有时候站在旁边喝水喝太久,都会被监工的人责骂,甚至殴打。

  时观的眼眸渐渐眯了起来,在他的领地,竟也有如此不人道之事?看来他这王爷真的做得不到位,有些事也该管管了。

  此时,一名矿工推着一车原矿出了矿坑,可能是不小心脚绊了一下,整个人跌倒在地,连带那一车的矿也翻了一地,旁边监工的大汉们见状全都在心里暗骂这家伙,居然在王爷与许知府来巡视时搞这种乌龙,皆是火冒三丈。

  其中一名监工更是直接冲到翻倒的矿车旁,再补了那个跌倒的家伙一脚。“你这混蛋!小心一点做事不会吗?你不晓得几位大人在这里吗?”说完,他又生气地补了几脚,甚至拿起插在腰上的皮鞭,狠狠的在那人身上抽了几下。

  那名瘦弱的矿工蜷缩在地上,只能抱着头哀鸣,根本无法反抗。

  “王爷,那人惊扰了王爷,小的让人替你打发了就好……”站在风城王身旁的大汉表情尴尬地解释道。

  原本面无表情的时观突然间双目暴睁,也不管棚里的其他人,径自大步走向那个被鞭打的人。“住手!给本王住手!”他一脸肃杀的夺下再一次被监工举得高高的鞭子,也顺便给了监工一脚。“本王叫你停手,你没听到吗?”

  监工觉得莫名其妙,吃痛却不敢叫。

  棚子里的许明昌与大汉急忙跟了过来,许明昌揣测着风城王的想法,大声喝道:“在王爷面前你竟敢下重手?不知道这些百姓也都是咱们风陵七州的子民吗?”

  监工听了,连忙跪下认错。“草民不敢,草民不敢了……”

  时观好似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,双眼完全定在躺在地上痛到抽搐的那名矿工身上,语气隐含着怒火道:“你需要做到这样吗?”

  是的,他一眼就看出这名矿工是解烟装扮的,对于她为了查案,不惜做苦工甚至被鞭打,他感到相当愤怒,抽在她身上的每一鞭,都像抽在了他身上。

  这小妞难道不知道他会心疼吗,居然如此轻贱自己?若说她只是为了完成影卫的任务而不惜一切,那他真想不顾一切质问她,皇上就这么值得她拚命吗?她不知道他连自己想要的女人都护不了,有多么难受与自责吗?

  倒在地上的解烟一听,就知道时观已看出她的伪装。虽然她还是不明白他如何看穿的,不过她已经查出了一些东西,仍有必要继续下去,所以只能低声道:“王爷,小的……小的家里清贫,才会来这矿坑做事。”

  “如果本王叫你不要做了呢?”时观忍住气问。

  “小的家里还有老父老母要奉养,不能没了这份工作……请王爷恕罪,小的会努力做事的……”

  在外人看来,矿工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,好像真怕失去这份活计。

  时观阴沉地睨着她,好半晌才道:“哼!既然你这么坚持,本王就不勉强。本王只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!”丢下话,他气愤的将鞭子随手一甩,铁青着脸离开了矿场。

  许明昌等人不明白风城王为什么特别关注这名矿工,却在心里嘲笑此人不识好歹,待会儿恐怕有得他罪受了。

  风城王府难得没有举办夜宴,恢复了该有的安静,所有奴仆也在该休息的时候休息,除了风城王的房中灯火大亮,其余地方不再灯火通明。

 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七天,风陵七州各家的纨裤子弟都痛苦的嚷嚷着晚上没有地方去,等了几天最后也心死了,开始转战其他地方,花街柳巷、赌场酒楼都有了复苏的趋势,反倒让那些晚上找不到孩儿的父母亲们伤透了脑筋,认为还不如让儿孙到王府吃喝嫖赌,至少能保证安全,也不会玩出问题来。

  到了第八天的晚上,福贵来到时观的房间内禀报了什么,时观的表情即刻变得极为阴郁,他快速披上外衣往房外走去,福贵也小心翼翼地跟在了后头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王爷来侍寝  下一页
第2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风光的作品<<王爷来侍寝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