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嫡女娇宠生活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嫡女娇宠生活  下一页

嫡女娇宠生活  第33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此一义举又赢得一致赞誉,其它大户也跟着仿效,有的施粥、有的送素菜包子,因灾民过多而使治安受影响,气氛紧张的京城终于等来平和的日子,吃饱饭的百姓不再闹事,也准备回乡,将来年的种子种下就不会再挨饿。

  没人知道温千染如此作为是为了替左家父子积福,希望老天爷能多庇护他们。

  银子她已经不缺,想到尚且年少,还需要父兄指点的左晋元,要是失去疼爱他的家人,他肯定非常伤心,为了增加他父兄平安归来的可能,她愿意尽己所能的援助前线,行善积德。

  三月杏花、李花开了,满园的蜂儿忙采蜜,五采缤纷的蝴蝶穿梭花间,蓄满水的稻田秧苗已及小腿髙,月底,边关传来捷报,称大破胡人大军,只消将残兵赶回草原,这次的战役便要大获全胜了。

  胜利就在眼前,君臣尽欢,但是,该来的还是会来,谁也避不开。

  「小姐,不好了,出事了……」

  正在绣猫却绣成瘦老鼠的温千染被吓得针扎在指头上,一滴殷红的血珠子冒了岀来,她放在口中一吮。

  她真的不是做女红的料,连月事带都缝不好,更遑论是穿在里面的单衣,此刻在这刺绣是被她娘逼的,说谁家的姑娘不会针线活,她到了夫家还要丫头替她缝丈夫的贴身衣物吗?

  她一想也对,勉为其难的学了,只是成果不甚理想,可说非常悲壮,除了直线的竹子外,她连朵花也绣不成。

  「喳喳呼呼的慌什么,没瞧见小姐被你一喳呼都吓到了吗?一会儿自个领板子去。」夏露十分有感严的斥喝,同时拿出药箱为小姐上药。

  双喜、双福已经出嫁,在外头帮温千染管羞铺子,夏露四人就都升上了一等丫鬟,管着底下小丫鬟们。

  小丫鬟绣屏哭丧着脸。「春露姊姊你替我求求情,真的发生大事了,我才急急忙忙地赶来告诉小姐!」

  春露语气和缓,但同样不容说情,「再急也不能惊扰小姐,天大的事有小姐扛着,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操心。」

  「是,春露姊姊,小姐是主子,凡事以小姐为先。」她都忘了,她们当初入暮色居时,管事娘子教导她们的,小姐说什么都是对的,天大地大,小姐最大。

  看她知错能改的态度良好,春露满意的点头,「说吧!什么事别扯太远,挑重要的说。」

  听到可以开口了,屏住气的绣屏大口吐气。「小姐,奴婢刚才去绣庄帮你拿新来的绣线时,刚好路经定远侯府,奴婢正想和守的许太哥打声招呼,谁知门口没人,一会儿有人出来,却是取下喜庆的红灯笼,挂上白灯笼,贴上写了『忌中』的纸。」

  「什么,左家有人出事了?」温千染脸色一变,倏地站起身,裙上的绣绷、摆在旁装了绣针绣线跟剪刀的小篮子被带得落地。

  「奴婢不敢多问,只听到要布置灵堂,棺木快运回来了……」人家家里有事她哪敢多做逗留,赶紧回府。

  「怎么会,我不是做了防范……」难道老天注定的事改不了,她做的事全是白费工夫。

  「小姐……」一旁的春露、夏露见她如此,不禁担忧轻唤,想安慰她几句。

  「不行,我要去找祖父,不问个清楚我不安心。」

  温千染行色匆匆的离开暮色居,临走前她赏了绣屏二两银子,免了她一顿板子,小丫头心中乐得不行,但看主子神色凝重,也不敢表露,赶紧退下。

  到了书房门口,温千染又却步了,拍头一瞧「三省居」三个劲有力的字,她不禁反省起来,是不是她做得太少才无法挽回,心中更是难受。

  在她踌躇之时,已从窗子窥见她身影的温赋就开口唤她了。

  沙哑的声音中带着疲惫,让人听得很不忍。

  温千染让春露候在门处,自己缓步进屋,一看到祖父黯然的神色,心中又是一揪。

  「祖父……」祖父好像突然变老了。

  「你知道了?」他唇角抿得紧,好似沉重得很。

  她颔首。「是谁?」

  「消息传来是定远候。」征北还不到五十,老左哪至受得住,白发人送黑发人会何其痛心

  「左伯伯……只有他吗?」

  温千染心中咯登一声,思索起来。

  父子三人去,二人还,回来的还是个残废……苏晚蓁近诅咒的话犹在耳边,可是事情似乎起了变化。

  「听说是中了埋伏,定远侯为了救坠马受伤的晋阳而背后挨了一刀,他使了一种叫霹雳弹的武器才逃出生天,可惜回到营地时已失血过多,拖了二天便咽气了。温赋神色哀痛,不是为了左家,也是为了朝廷,朝廷少了一员会带兵的将军,着实是不幸。

  「那左大哥怎么了?」

  说到左晋阳,温赋目光幽远的看向窗外。「不好说。」

  「不好说?为什么?」

  「晋阳坠马时头部先撞上地面,头破了个洞,军医抢救了许久才救回来,可人却一直昏迷着。」想到发生在左家人身上的事,他忍不住叹了口气,心中唏嘘。

  「那左二哥呢?」温千染听得都快发颤了,实在害怕会听见噩耗。

  「那小子是来乱的,定远候的死让左家考二无法接受,他私自带了五壬人出营为报父仇,谁知在战役最后清理战场时,一名重伤未死的胡兵在死前反扑,朝他扑过去,他反手朝那人射了一箭……」

  「那应该没事才对。」如果他善用臂弩,近身就能将人射杀。

  「坏就坏在那人临死前拉弓一射,他没射中左家老二却射中战马,穿颈而过,马儿嘶鸣一声倒地不起,来不及缩脚的他被倒下的马身压断了腿……」报什么仇,根本是给敌人送菜,左家军没了主帅还叫左家军吗?

  胡闹,真是胡闹。

  「腿断了呀!」虽然很不该,但温千染很想笑,有些幸灾乐祸的想着,没腿的孙猴子还蹦得起来吗?

  二死一残,如今是一死二残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,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,至少定远候府不会倒。

  「丫头,你还笑得出来,左家都发生这种事了,他们此时的心情肯定很沉重,你不能再随性而为。」温赋语重心长的育人。

  一想到左伯伯死了,温千染鼻头发酸。「祖父,我想到定远候府看看,也许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。」

  看她懂得反省,温赋欣慰地摸摸她的头。「那边还很乱,你暂时别过去,等过几天再说。」

  「我只是去上炷香,很快就回来了。」

  温赋看透孙女心思似的往她脑门轻叩。「为了左家老三是吧!你心里挂念着,怕他过不去那道坎。」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嫡女娇宠生活  下一页
第3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嫡女娇宠生活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