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嫡女娇宠生活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嫡女娇宠生活  下一页

嫡女娇宠生活  第38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沈芸娘闻言,苦涩的叹息。

  边关的战事仍断断续续的持续着,本已退回草原的胡人卷士重来,少了主将的左家军战力不如以往,胜少败多士气低落,也有厌战的念头。

  他们的将军死了还打什么仗,当初是跟着来立功的,而今只有战死的分,保家卫国成了笑话,军饷、粮草供应不上,军服已老旧破裂,连刀剑都钝了口,叫他们拿什么打?

  偏偏此时还有人落井下石,参左家父子三人用兵未尽全力,给胡人可趁之机,以致兵败身亡,造成朝廷的损失,理应夺爵降罪,府上众人全下狱待审。

  温赋当场不屑的回了一句,「你对军事这般有见地,待在京城便能知晓前线将士尽不尽力,不如兵让你带,我倒要瞧瞧你能不能百战百胜,凯旋而归。」

  参奏之人当场脸一白,不敢多言。

  连战无不克的定远候都战死沙场,谁还敢披挂上阵,自个儿找死?胡人个个力大无穷,足以劈倒一棵树,他一个文臣到边关是有命去没命回来。

  只是定远侯府被参之事虽然暂时平息,那些为夺兵权不择手段的人,定然还会继续往定远侯府泼脏水,挑起皇上对于吃了败仗的不满,他们不能任由打压。

  「左二哥,看着我。」

  灰败的神色,空洞的眼神,绝望的气息,原本充满欢笑的屋子里只剩下孤寂,以及女人的哭泣声。

  被温千染叫唤的男人毫无回应,身子缩在床铺最里头的阴影处一动也不动。

  他认为自己已经死了。

  在黑暗中、在寂静里、在无垠的虚无,他眼前看不见光亮,只有墓地般的荒凉,无声、无息,他被无情的抛弃,困在寸草不生的空谷,只有寒风刺骨。

  「左三哥,把他拉出来。」看他还能躲多久。

  「好。」左晋元应得很大声。

  说是拉,他还是小心的将人抱过来,因为进食不多,昔日意气风发的小将军如今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,轻得抱的人都鼻酸。

  「小叔子,你别动他,别压到他的伤腿,他会痛……」左晋开的妻子赵薇苓慌忙阻止,细细的声音带着哭过的沙哑。

  左晋元更谨慎了,却没有停下动作。

  「会痛才有好的可能,不能再纵容他自暴自弃,人的一生只有一次,不该让他自误误人。」温千染摇摇头,安抚劝说着赵薇苓。

  「温小姐,我只要他活着就好,不要再受苦,你就别再折他了。」看了那么多大夫,次次都是白受罪,赵薇苓不忍丈未再受折磨。

  温千染眼中有怜悯。「顺着他的意不见得是真好,看他无止境的逃避你不痛心吗?再怎么样都不会比现在更糟了,二嫂,你就让我看一看好吗?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赵薇苓很踌躇,看了看眼前的小姑娘,又看了看她身边的夏露,对于年少的她们实在没有信心。

  「夏露,我们去瞧瞧左二哥的伤。」温千染知道她有什么疑虑,而这只能用事实来打消。

  「是的,小姐。」

  第九章  治疗断腿改命运(2)

  夏露面无表情的走到床榻边,她先解开左晋开断腿上固定的来板和布巾,细细检视伤口愈贪的情形,又轻触伤口,感觉腿骨的状况。

  「你干什么?!」因为痛,许久不曾开口说话的左晋开忽然像野兽般咆哮,睁眼瞠向站在床边的几人。「给我滚,别管我!」

  「左二哥,你还没死。」他必须有求生意志才能配合治疗。

  一直躲在黑暗中的左晋开畏光地眯起眼,他看不清眼前站的人是谁,只看到几道模糊的影子,「我没死你们就想让我死得彻底吗?我都已经是这样了,不用再折腾,反正我的腿都断了。」他喉咙发紧,发出的噪音像被火烧过般嘶哑,沙沙的。

  温千染笑嘻嘻的往他痛处一按。「既然你这么无所谓,那我再打断它也没关系吧。」

  「什么!」因为疼痛感而看清面前的人,他怒视毫无怜悯心的小魔星,胸中怒火狂燃,想要狠狠教训这臭丫头。

  「左二哥,你还想不想要你这双腿?」他的脚还有知觉,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,表示他的血液循环情况良好,不需要截肢。

  左晋开一听,目光炽热。「还有救?」

  「夏露,左二哥的情形如何?」她未回答,反而先问学医的丫头。

  「小姐,左二少爷的腿骨是遭受重压而折断,断骨曾经穿刺过皮肉又强行推回,但骨折处并没有完全对上,且可能有碎骨没有固定回去,才会无法动弹。」

  温千染微微蹙眉,这个年代没有X光等等器械辅助,要判断伤势多了许多困难度。

  夏露迟疑了一下,才开口说:「奴婢想,若要治疗,必须动刀切开皮肉,重新将骨头复位固定。」

  无人知晓温千染私底下教夏露如何动手术,夏露学望、闻、问、切的同时也学习现代医学,几年下来她能左手诊脉,右手拿刀,做些缝合、切除暗疮之类的小手术。

  她准备来年教夏露妇科,龙其是剖腹产与产后血崩的护理,为自己培养一个信得过的「妇产科医生」。

  在古代女生孩子的风险极高,子死或母殁的事常有耳,有时甚至是一尸两命。

  温千染点点头,不看一听到动刀二字就惊慌了的赵薇苓,只认真的看着左晋开,二字一句地问——

  「左二哥,你敢试吗?」

  对于温千染的问题,左晋开的回答是——

  都死过一回了,还有什么不敢试?

  于是两天后,左晋开被送入一间温千染用所有想得到的方法消毒过的房间,屋内的摆设很简单,一张三尺宽,人躺下去刚好的平板床,一叠滚水煮过又晒干的白布,火烧过的剪刀和锋利的小刀,还有桑皮线……

  屋里只有四个人,温千染、夏露、左晋开、左晋元——最后一个坚持在场,没人拗得过他,只好让他充当递器械的。

  一开始先由夏露主刀,她一刀切开左晋开的腿,以套着肠皮制手套的手摸索嵌在肉里的碎片,再放回骨裂处,而后再轻摸细按,将偏移的腿骨移回。

  她做得还不错,就是不够细心,熟悉人体骨骼的温千染察觉不对,又找出几片细碎的骨头,嵌进骨缝。

  最后是断裂肌腱的缝合,然后是上夹板,抹石膏固定。

  等把从昏睡中醒来的左晋开抬回休养用的房间,看他精神不错,温千染等人便挪到花厅稍作歇息,左晋元才惊讶地向温千染追问方才的事。

  「为什么二哥不会痛?」太神奇了,从头到尾没听见二哥喊一声痛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嫡女娇宠生活  下一页
第3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嫡女娇宠生活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