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嫡女娇宠生活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嫡女娇宠生活  下一页

嫡女娇宠生活  第40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她得让夏露开些胃药备着,像他这般胡吃海吃,完全不顾少量多餐的医嘱,迟早胃会出问题。

  左晋元傻笑。「二哥说他饿得慌嘛!能吞下一头牛,不过太久未进食得少些油腥,他只好拿粥泄愤。」

  「最好他有本事吞下一头牛……」温千染小声的咕哝着,大胃王冠军都不见得能吃完。

  「染染,你在说什么?」他瞧她殷红色唇垂动了动。

  「没什么?」她能说她在骂左晋开是饭桶吗?

  左晋元也没追问,转而问出一件他已经思索很久的请求,「对了,染染,能不能让夏露也去瞧瞧大哥的伤,我想若有一线希望就不放弃。」

  无论如何也要把大哥医好。

  「夏露是我的丫头,你还晓得吧!」使唤起来倒像侯府下人,问她一声不过是顺口一提。

  他露齿一笑,张手往她玉臂上一握。「我和你是谁跟谁呀!没必要分彼此,我的全是你的,你要全部拿走也行。」

  她一啐,反手往他手背上一拍。「哪学的甜言蜜语,你的一切早在我手里了,还想拿回去吗?」

  「不拿,不拿,我的本来就是要给你,可是我大哥他……」他心心念念至今毫无知觉的兄长。

  看他眼里的忧色,温千染于心不忍,但不得不把现实告诉他,「头部的伤不好治,没有仪器铺佐,难以分辨伤在哪里……」

  「什么是仪器?」他好奇的打断她的话。

  她一顿,失笑。「就是帮助大夫治疗病人的器具,像你之前递给我的锡子和拉钩……头部比身体的其它部位更重要也精细,如果能清楚知道头颅里哪儿受伤,有了足够的准备,到时打开头颅治疗才万无一失。」

  「你会?」他两眼炯亮的盯着她。

  「我不会。」她父亲是神经外科权威,但因为叛逆,她怎么也不肯接触神经外科,只在医学院时上过课,以及大体考师的解剖研究。

  「你不会?」他讶然,满眼不信。

  温千染没好气的捶了他一下。「你失望个什么劲,我本来就不是医者,会医的人是夏露,不然让她用银针试试看,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。」

  玉贵妃近日来频发头疾,擅长治疗头疾的夜太医被她留在宫里,他们认为这是玉贵妃不希望左晋阳被治好,想让自家兄弟夺军权的伎俩。

  其余太医院的太医来过几个,大多无功而返。

  「你是指针灸?」

  左晋元眼睛散发出希望的亮光,他听说过药王谷有一种绝学叫「九针之术」,是将九种不同的针插入人体内,借以治病,世上不少医者渴望一窥九针的玄妙。

  难道夏露有这等本事?

  「敢试吗?」温千染挑衅地问。

  左晋元定定地看着她,毫不迟疑地回笞,「为何不敢。」与其不生不死的躺着,还不如赌一把。

  「我问的不是你。」自作多情。

  她回头轻唤,「夏霞。」

  看到小姐捉弄自个儿的未婿夫,夏露掩唇偷笑,随即正色说:「小姐,奴婢没试过用九针之术治疗头疾,但可以一试,师父说我有他八成功力。」

  「才八成?」会不会太冒险了……左晋元犹豫了,想着不如想法子请来夏露的师父。

  温千染朝他最软的腰肉一掐。

  「还嫌弃,夏露的师父是皇上请都请不来的神医,别说八成,有六成本领太医院的太医就不及她。」

  「染染,你真凶悍……」他以后的日子难过了。

  「你说什么?!」杏眸一瞪。

  没志气的左晋元连忙低声下气地讨好,「尽管捏,想捏哪里都行,我皮厚,不怕疼,就那里不能捏,捏爆了我们左家就绝后了……」他往两腿中间一瞄,意有所指。

  「下流。」她蓦地脸红。

  「不下流,传宗接代是正经事。」看她脸红,左晋元又被迷得忘了正经事,「染染,你想要几个孩子,我们最少生五个好吗?像岳父岳母一样四男一女。」

  想到有一个像她的女儿,左晋元笑得嘴都阖不拢。

  「滚开。」谁要生那么多,又不是母猪。

  「不滚,就要黏着你……」谁叫她是他的染染。

  第十章  突如其来的别离(1)

  白幡飘动,纸钱满天飞散。

  哀戚肃穆的氛围笼罩京城上空,乌云黑压压的一片竟不见天日,微暗的天色彷佛风雨欲来,风吹得人心浮动。

  除了左家亲眷外,不少武官心有戚戚,主动前来送行,七皇子朱子尘也来了,代替他母亲谨妃来送舅父一程。

  温赋为其念惇文,偭怀定远侯的种种功绩,他声情并茂的说着左征北的生平,用最感人的语气描述铮铮铁骨的男人,以感慨的声调来形容已逝的英雄,让人刻骨铭心的记住定远候为朝廷效力,戎马一生。

  其实他是念给皇上听,念给有意中伤、恶意抹黑的佞臣听,念给天下百姓听,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定远候府的存在代表什么意义,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过世而永远沉寂,左家军是不朽的传奇,唯有左家人能驾驱,谁也取代不了。

  感念温赋的义助,老候爷频频拭泪,老友的相挺令他热泪满腮,他想他到死都会记住这份恩情。

  定远侯府不会败落,只是沉潜。

  但是让人诧异的,除了左晋元,外传已经残废、甚至已死的左晋阳、左晋开居然都在,一个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士兵搀扶着,脸色苍白了些,看似气虚无力,却捧着父亲牌位一步一步往前走,一个坐在轮椅上手持招魂幡,不停地挥动。

  原本左晋开是让人抬着走,可是抬高,人的高度超过棺木,是为不孝,因此温千染连夜画了图,谎称是看到路人推着板车才想出轮椅这种东西,而她祖父又调出两名工匠局的工匠,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赶制出来。

  至于左晋阳的苏醒却是费了一番周折。

  看到生不如死、活死人似的丈夫,泪已哭干的柳依衣瘦了一圈,神情憔悴,少了些许的锋利和蛮横,多了心已死去的沧桑。

  当初是她先瞧上左晋阳,求皇上赐婚,左晋阳原本不愿,另有所爱,他坦言没法接受她刁蛮的个性,可在她的坚持下,皇上还是赐婚了。

  两人婚后生活虽小有磨擦,但仍过得下去,等到女儿左凤如出生,左晋阳终于对她生出一些情意。

  因此看到小叔子带来的大夫年纪这么小,她二话不说的拒绝医治,觉得不能信任,她只要丈夫活着,不愿让他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,就算守一辈子活寡也要守着丈夫,他是她的命。

  劝说无效的左晋元气得想把屋子拆了,还和柳依衣大吵了一架,但是她一点也不退让,固执己见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嫡女娇宠生活  下一页
第4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嫡女娇宠生活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