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嫡女娇宠生活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嫡女娇宠生活  下一页

嫡女娇宠生活  第41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后来温千染请来不忍孙儿受苦的老侯爷作主,老候爷说有机会为何不试,他不愿原本能驰骋沙场的长孙从此只能躺着。

  不过柳依衣还是拦着不让人靠近丈未,甚至用东西砸人,企图将人赶走,不想兄长的伤情被耽搁,左晋元闪身到柳依衣身后,抬手往她颈后一劈,将她打晕,总算能让夏露诊治。

  夏露先诊治,而后施以九针之术,她将九根形态各异的银针插入左晋阳头顶,一炷香燃尽,拔针,带有腥味的淤血缓缓被特制的针抽出。

  只是昏睡不醒的男人仍未睁开眼,一如之前的几日只有胸口的起伏,并无太大变化。

  清醒过来的柳依衣见状大吵大闹,一会儿骂老候爷糊涂,竟让外人胡乱扎针,想害她丈夫的命,一会儿又污辱小叔子,说他意图夺权,仗着两个兄长有事好霸占定远候府。

  面对她的无理取闹,温千染当着老侯爷的面给她一拳,扬言她再闹就毒哑她,果然安静多了。

  大家都以为左晋阳短期内不会清醒,谁知在左征北出殡之日,他忽然低喊一声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  父子连心,也许感受到父亲即将离去,所以他清醒了过来,送父亲最后一程。

  只是左征北的棺木刚一入土,送行的亲眷尚未回府,皇上派来的老太监已在府中等着,没有追封,没有任何慰问的赏赐,只有一道圣旨命左家三郎即日赶赴边关。

  温千染听到这个逍息,感觉晴天霹雳,难以置信地看着来温府告知情况、神色淡然的左晋元。

  「夺情?」她喃喃回祖父。

  「是夺情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朝廷怎么可以如此对待功在社稷的朝臣,人都死了还不放过他的后人!

  温赋无奈轻叹,「前方的左家军因征北的死而军心涣散,恐怕挡不了多久,若无左家人上阵稳定军心,这场仗怕是无任何胜算,受了重伤的阿完骨烈再度领兵,扬言要夺下我朝万里江山。」

  皇上也是别无选择吧……

  「可是他还这么年少……」想象左晋元到战场上会遭遇的危险,心头慌乱的温千染面色苍自,她忿然的瞪着皇宫方向,不甘心皇权至上。

  「不是他就是老候爷,你想让你左爷爷拿着长枪杀敌吗?」都一把年纪了,只怕连战马都爬不上去。

  「祖父……」她眼圈儿一红,神色可怜。

  「叫我也没用,我作不了主,虽然我当过皇上的先生,如是太子太傅,可是皇上很久以前就不听我的了。」人会被无上的权力腐蚀改变,听不进任何谏言。

  天威难测,所有人的前程性命都掌握在天子手里,这也是为什么温府一直是立场不变的保皇堂,唯有跟皇权站在同一边,才能更好的保全自己、保全家族。

  「染染,别哭了,我本来就想行军打仗,累积战功给你挣个威风点的诰命,只是我爹不允,如今……」想到爹已不在人世,左晋元鼻头一酸,泪水在眼中滚动。

  「不让你去,太危险了,朝廷又不是没人了,为什么非要你去不可。」温千染耍着小性子,她有一百种不让左晋元上战场的方式,连皇上都找不出破绽。

  「我不去难道让我大哥去?」他半开玩笑,心中也是离情依依,这一别再聚首不知何年何月,可他非去不可。

  左晋阳聋了,他的耳膜被霹雳弹的爆炸声炸破了,当时情况紧急,左征元无法保持距离,震雳弹一爆开,近在不远处的他便受到波及。

  本来大家才因为他的清醒而欢喜,紧摇着却又因为发现这个事实而遗憾,其中柳依衣反应最激烈,哭了又哭,她无法接受丈大是个聋子,即使她还是爱他,可是她不想在亲友间失了面子,她宁愿他长睡不起。

  于是,好不容易好一点的夫妻感情又产生裂缝,两人不再同房,左晋阳的无声日子只剩下他一人。

  「……要不然我把你的腿打断,跟左二哥凑一对,省得他嚷无聊?」

  「染染……」左晋元哭笑不得,但心里有更多的不舍。

  温赋则是听不下去了,开口轻斥道:「胡闹,圣旨一下是能抗旨不从的吗?亏你天资过人,居然用来想不入流的手段。」

  他孙女脑子灵活,这一招使得不错,只是边关告急,由不得他们的儿女私情。

  老狐狸其实还是很欣赏小狐狸的鬼主意,也知道她说得出做得到,说断腿她是真下得了手,不过她会拿捏好分寸,养个一年半载就「痊愈」了。

  「祖父,事在人为,你孙女出手必是天衣无缝。」温千染的双目迸发出冷锐光芒,红着的眼眶却表露出她对左晋元的不舍和担忧。

  看着孙女难受的模样,温赋无言以对,他以国家大义为重,可却不能忽视宝贝孙女的心情,说不出警告的话。

  「染染,我想去。」左晋元把握住柔嫩小手。

  在一旁听着没说话的温浩斐看到他这无礼举动,气得都想棒打鸳鸯了,可碍于有父亲在,他只有气闷在心。

  但其实温赋也想胖揍左晋元这小子一顿,当着他的面也敢勾引他年幼的孙女,要不是这小子即将出征绝饶不了他。

  「你想去?」温千染瞪着他,确认地又问了一次。

  「是的,我想去,我有我的责任在,不能将几十万左家军置之不理,他们是我们左家三代带出来的兵。」身为左家子弟,他不能让左家蒙羞,贪生怕死。

  温千染一听,赌气的说:「我不会去送你。」

  他笑了,笨容中有坚毅和包容,以及对她的爱。「不去也好,我怕你哭鼻子,又要哄上老半天。」

  温千染扁着嘴,转过头不看他,「谁会哭鼻子了,快走快走,我和你断交,不想见你。」讨厌,为什么心口酸酸的,很想哭。

  打从她一出世,他就没有在她的重要日子中缺过席,只要她一回头他就在身后,傻乎乎的冲着她笑,把他认为最好的全往她怀里塞,不管她要不要都乐得直翻跟斗。

  可是他却要为了不在乎他们的朝廷去打仗,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在京城,她要找他得到哪里去找?

  他一走,就不会有人在她耳边着「染染,我们去河边捞河蚌」、「染染,想去看戏吗?我打几个筋斗给你看」、「染染花好看吗?我在山里操练时瞧见的,我爬了十丈高才摘到」,更不会有人时不时就对她说「我最喜欢染染了,我家染染是世上最好看的姑娘,无人及得上」……

  不自觉,温千染准流满面。

  三日后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嫡女娇宠生活  下一页
第4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嫡女娇宠生活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