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嫡女娇宠生活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嫡女娇宠生活  下一页

嫡女娇宠生活  第53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在如此悬殊的兵力下,五皇子一点希望也没有,他双眼充血的瞪着领兵的左晋元,那一身银白盔甲的年轻将领,眼里闪着冷醋的杀意,嘴角若有似无地勾着,似在讽刺五皇子的徒劳无功,为他人铺路。

  虽然五皇子干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,但有监于已死了好几个儿子,皇上虽是帝王,也是名父亲,不忍再断送亲儿性命,所以五皇子遭到终身圈禁,关在五皇子府里,无旨不得擅离。

  一年后皇上病逝,卧新尝胆的五皇子再次欲置已是太子的朱子尘于死地,及时赶至的左晋元救下朱子尘一命,但也中了一剑在左腹,差点致命,朱子尘一怒,诛杀所有与五皇子密谋此事的人,一个也不放过,包括其家眷。

  朱子尘登基前,午门前的血流不尽,每日有上百颗人头在此落地,刽子手的大刀都砍钝了,手臂发酸。

  「恭迎新皇登基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——」

  不久,钦天监就选了吉日,举行登基大典,至此,帝位的易主,尘埃落定,京城中逐渐恢复安宁。

  定远侯府之中,轻笑声扬起,偶尔来杂一声又一声的娇吟。

  荷塘月色,一叶扁舟,感夏的荷花开得正盛,一艘扁舟在荷叶蜜布的荷花丛中不断的前点后沉,摇曳着。

  扁舟上躺着一对裸着身的年轻男女。英挺俊逸的男子覆于上,时轻时重的冲撞着,似在戏弄身下人比花娇的爱妻,他既爱怜又深情的望着她,好像永远也爱不够她,要将她完全融在骨子里才甘心。

  许久许久之后,云散雨歇。

  一脸餍足的左晋元笑着为全身虚软的妻子着衣,将她搂在怀里,以自己为床让她躺在身上,十足的宠爱。

  「你养死士?」

  倦累的温千染被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一惊,整个人愣住,回神后又想装傻带过去,但是拍头又见炯炯有神的黑眸盯着她,彷佛不容她逃避。

  想想,她觉得没什么好隐瞒,便说道:「不是死士,我为他们取名为龙衣卫,反正我刚好有银子,而且又花不完,索性养几个玩玩。」

  「玩玩?」死士是这么用的?

  「不然咧,推我上位当女帝?」她嫌恶的一撇嘴。

  「如果你要,我可以帮你。」如今他大权在握,连皇上都忌惮三分。

  闻言,她杏目圆瞪,朝他臂上一咬。「少来害我。」

  他低笑,又有些担忧地说:「五百名死士……不,这么多的龙衣卫若被查出来,只怕你百口莫辩。」

  她愕然,「好呀,长本事了,不只揪出我私藏男人,还连数目都知道得一清二楚,我以前都小看你了。」

  「我查了一年才查个七七八八,你那些手下的底太难摸了,一个个比我的兵还精。」好几回被摆了一道,把他气得牙痒痒的。

  不过龙衣卫隐藏得越深他越想挖出来,看谁技高一筹。

  「你怎么发觉的?」以他的脑容量应该看不透这般玄机。

  「皇上。」

  「皇上?」他算破绽?

  左晋元抚着妻子微湿的发,在发上一吻。「皇上是我打小看到大的,他有多少实力、性情如何我一清二楚,让人鼓动五皇子刺杀二皇子、让几个皇子联合起来对付五皇子的计谋他想不出来,比较像是你的手法。」

  她喜欢玩,把人耍得团团转,把水搅混后再抽身而出,让人晕头转向的收拾残局,她在一旁看戏。

  「哼!我祖父也有提点你吧。」那只老狐狸,致仕后没事干就专扯她后腿,乐看她气得跳脚。

  朱子尘能登基也有温赋一份功劳,文有文人之首的温赋,武有用兵如神的左晋元,在两人的支持下,文武百官无不臣服,让一直没有什么建树功绩的朱子尘登上高位。

  而后温赋便以年岁老迈、日渐无力为由辞官,朱子尘多次挽留无效,只能不舍地同意。

  原本朱子尘想赐一个爵位给温府,但温赋拒绝了,直言温家人做官只为君、只为国、只为百姓,不求虚名,他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,只是遵先帝遗诏辅佐新帝,不值得一提。

  其实谁知道遗诏写什么,早被温千染叫人盗了,先帝留下遗诏当日召见的大臣们,也都是识时务的人,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遗诏的真相。

  总之,在这之后,温家也得到皇上的信重,盛宠不衰。

  日后,太傅府的匾额并未拿下,百年后仍一直挂着,升为大理寺圭卿的温浩斐是温府第二位太子太傅,他寿长近百,为三任帝师。

  左晋元一噎,干笑,「跟祖父什么关系,你丈夫也是能人。」

  他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想到温赋当时对他说的话。

  你呀!糊涂,多少男人在你妻子、我孙女身边神出鬼没,而你当丈夫的竟然毫不知情,真是蠢啊!

  因为温赋这番话,相信妻子却不相信别的男人的左晋元醋劲大发,决定查一查。

  这一查真查出端倪,越查越惊心,妻子养的男人竟是死士,有数百名之多,刺杀太子的黑衣人是她派出的,而她早在几年前就暗助七皇子。

  温千染以「隐世者」之名助其一臂之力,让手下龙衣卫首领去接近朱子尘,说他们的主子隐世者一日夜观天象,得知天机,知七皇子为帝星,故来相助。

  此后双方联系全透过龙衣卫,故而从未见过隐世者一面的朱子尘从不晓得这名策士是女人,还以为是隐居深山、白发苍苍、仙风道骨的老头儿。

  「国公爷,你有多少能耐我不清楚吗?若无人点破你能想得到这上头?你呀!眼睛里只有我一人,哪来的脑子想无关紧要的事。」

  他的爱很沉,沉到她不得不回报同等重量的爱意,说她帮助朱子尘,不如说是想要帮左晋元守好这个家,守护着他,让他们可以这样平安和乐的生活到自首。

  朱子尘一登基便大封功臣,左晋元是首功,定国安邦的定国公爵位便落在他头上,左家一门两爵,左晋田为定远候,定国公左晋元,连左晋开也封了个护国大将军,三兄弟同为皇上的臂膀,左家风光一时。

  而三兄弟感情也好,虽各有爵位、职务,但没另开府第,仍旧同住定远侯府。

  只是在温千染怀第一个孩子时,左晋元毅然决然的交出手中兵权,他口中高嚷着爱妻怀孕很虚弱,必须他全心照料,不得分心,实则以防君心多疑。

  没有一个在位的皇上喜欢别人的兵比自己多,即使是打小玩到大的表兄弟,人心这种东西经不起考验。

  朱子尘收下兵权很高兴,又赏赐了不少金银珠宝、名贵药材和布匹给定国公,更加信任这位表哥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嫡女娇宠生活  下一页
第5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嫡女娇宠生活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