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齐晏 > 问君怜不怜 > 繁體中文    齐晏小说作品集  问君怜不怜  下一页

问君怜不怜  第1页    作者:齐晏

  第1章(1)

  我不想死在这里……

  姜希福在意识濒临溃散之际,脑中唯有这个念头而已。

  她静静俯卧着,一动也不动,脸颊、颈侧贴在潮湿的泥地上,肩头汩汩涌出的鲜血缓缓渗入了泥地里,求生的本能让她拼命努力地呼吸,但是闻到土香中夹杂着铁锈般的血腥气,又让她清楚知道自己已经离死亡不远。

  如果非死不可,她真希望至少可以躺在干净的床上,穿着自己最漂亮的衣服死去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被人砍杀在荒僻的大路旁等死,身子不但无人收埋,还有可能被狼犬啃食。

  她一生命苦,不希望连死都没办法有点尊严。

  砍杀她的是什么人,她并不知道。

  打从她有记忆以来,爹娘就一直带着她逃命,不管逃到哪里,总是听人说北晋国要亡了,连年战祸不断,一家人从没有过过安稳宁静的日子。

  两个月前,爹娘不幸死于战乱之中,她独自一人跟着难民没有目标地向南方逃,因为听说南方风景秀美,民风纤巧,而且没有经过战祸,所以特别繁荣。

  她对南方心生向往,只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到南方,她就已经要死在路途上了。

  好累,想动却动不了。

  或许这样死去也好,这种逃亡的日子她已经过得很累很累了,死了以后,她就不用再逃了,也可以再见到爹娘了。

  生无可恋。

  生无可恋……

  知觉一点一点地流失,她的魂已散,人已涣,魂魄彷佛就要离开肉体。

  风声中,传来了隐约的马蹄声,铁蹄声急,转眼已逼近,她的耳膜如受捶击,蹄声震撼着她快要麻痹的心脏。

  是契丹人追来了吗?

  她微微睁眼,恍惚中,彷佛看见一只巨大的黑鹰朝她飞来,又彷佛是一场黑色风暴。

  不管是什么,反正她就要死了,没什么好怕的了。

  几十骑精锐的黑甲骑兵晓行夜宿了几日,沿途只见屍横遍野、断垣残壁,田地也因无人耕种而龟裂。

  东楚国安东节度使墨华年凝视着眼前横七竖八的屍首堆,神情落寞悲怆,他害怕嫁给北晋王当王妃的爱女凶多吉少。

  自从得知契丹攻打北晋国,并且侵占了王宫之后,墨华年大为震惊,带着独子墨骁急忙赶来北晋想救回受俘的爱女墨樱。

  他的部属听说北晋国王妃墨樱被契丹人掳走,软禁了起来,莫不义愤填膺,数十名精锐骑兵自愿跟随保护墨华年父子前往北晋国救回墨樱。

  墨华年和墨骁父子,连同四十八名骑兵共五十人连日赶路,沿途见到不少散兵难民,然而愈接近北晋国土,见到的活人愈来愈少,十屋九空,屍骸遍布,每个人的心情都如铅一般沉重。

  「墨节使,一路行来几乎不见活口,北晋恐已被契丹所灭了。」一名黑甲骑兵在前方喊道。

  「快,到晋王宫去!」

  墨华年急喊,策马前行。

  骑兵队紧紧跟上。

  墨骁注意到了路旁一滩殷红的血迹,他迅速地四下游顾,看着被血染红的路面,发现一路上的血迹大半都已被吸入土中干凝了,可知眼前这些难民已经死去很久,所以血已经凝固了,但是路边一具屍身的肩背却仍然汩汩流出鲜血,这表示那人才刚死不久,又或许根本还活着,因此血液才会随着心脏的跳动从伤口慢慢涌出来。

  他急忙勒住缰绳,飞身下马,将那人翻过身。

  那人又瘦又小,满脸污泥和血迹,看起来像个小少年,他伸手去探少年鼻息,果然仍有呼吸。

  骑兵队奔驰的速度很快,没人察觉到墨骁脱了队,转瞬间就已奔驰出墨骁的视线之外。

  墨骁没有半点耽搁,立即检查少年的伤势。

  少年的肩头被削去了一块肉,伤口血流如注,鲜血把上身的衣服都染红了。

  墨骁很清楚一个人流了这么多血就几乎很难活命,即使救了他,能活下来的希望也很渺茫,况且他来北晋国为的是救被契丹人软禁的大姊,若是带上这个少年绝对是个拖累。

  他若没有发现这个少年便罢,但是现在他发现少年还没有死,实在硬不下心丢下少年见死不救。

  他用力撕下衣袍一角,替少年的肩头止血包紮,飞快地抱起他上马,往骑兵队的方向急追。

  姜希福微微睁开涣散的眼,视线模糊不清,一个黑影在她眼前摇晃不休,她心中茫然,知觉也麻木,但仍可以感觉得到身子已经离开又冷又硬的泥地,她不清楚是什么东西紧紧包围着她,只是觉得好温暖、好舒服、好安全。

  如果就这样死去也无所谓,她已经太累、太累了。

  姜希福软绵绵地靠在墨骁的胸前,渐渐陷入昏迷。

  墨骁一手揽着少年,另一手扯紧缰绳,纵马疾驰。

  他的马是西域大宛马,通身黑亮,没有一根杂毛,取名一丈乌。

  一丈乌的体型比胡马和中原马高大得多,即使多了一个少年,奔驰的速度也不会稍减,但是墨骁担心伤重的他会受不了这样的激烈狂奔,所以还是刻意放慢了速度,只是速度一放慢,他和骑兵队的距离就愈拉愈远了。

  天色将晚,行经一处农庄时,墨骁见庄内空无一人,几幢屋子已被大火烧成了瓦砾堆,还在冒着阵阵浓烟。

  墨骁抱着少年下马,走进一间还算完整的房舍,屋内凌乱不堪,床榻上的被褥散落在一旁,看得出来屋主一家走得很匆忙。

  墨骁把昏迷不醒的少年放在床榻上,拾起被褥轻轻为他盖好,然后转身到厨房去,见灶上有一锅微温的开水,灶膛还留有余热,他往灶膛里续柴火,让水继续烧开,接着在厨房里翻找着,看看有没有吃的东西。

  忽然听见激烈的马蹄声由远及近,墨骁本能地握紧腰间的剑,侧过身从窗口望出去,看见黑色的大旗,还有清一色的黑色盔甲之后,他便松了口气,知道是自己人回头找他来了。

  「节使,是骁公子的一丈乌!找到公子了,他人在那里!」

  有骑兵队看见一丈乌,急着大喊。

  在墨华年的领头下,骑兵队陆续拥入农庄。

  墨华年一看见从房舍后走出来的墨骁,立即气急败坏地质问道:「你怎么会在这里?为什么没有跟上来?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!」

  「父亲,我刚刚救了一个伤重的少年。」墨骁低声解释。

  墨华年的脸上闪过不悦的表情。

  「咱们有要事在身,你弄个累赘在身上干什么?」

  一时情急,对墨骁说话的声音便大了起来。

  「那少年还活着,不能见死不救。」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齐晏小说作品集  问君怜不怜  下一页
第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齐晏的作品<<问君怜不怜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