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齐晏 > 问君怜不怜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问君怜不怜  下一页

问君怜不怜  第23页    作者:齐晏

  「胡老爷的姊夫是皇上的舅舅,光是这个关系,就怕会把你……」

  姜希福喉中哽咽,说不出话来。

  「你为什么那么傻?为什么要把自己卖给胡老爷当侍妾?侧室夫人和侍妾的身分地位差距有多大,你竟然让我真的相信你是当了富商的侧室夫人,你怎能这样骗我!」他对她既心痛又不舍。

  姜希福凄然苦笑,既然他已经知道,也没有继续隐瞒下去的必要了。

  「每个人都有自己觉得重要跟不重要的事情,当初我以为拿到那笔三百两的卖身钱很重要,可以帮你度过难关,没想到……」

  她说着,仿佛触动了心事,眼中惨然有了泪光。

  第8章(2)

  「你把自己卖了只是为了能帮我度过难关的三百两?你是为了我?!」

  墨骁听见了真相,俊俏的面庞逐渐苍白,脑子里一片混乱,眼中流露出的是不知所措。

  原来,她并没有背叛他,是他自己以为她背叛了他。

  「你怎么可以这样欺骗我?你是想要让我愧疚而死吗?你到底还骗了我什么?」

  他接住她的脸,沉痛地喊着。

  姜希福跟中的悲痛之色更浓,她捂着唇,泪流不止。

  「他为什么打你?他很常打你吗?」他心疼地抚摸着她的脸。

  「没有,他就打了我两回。」她低叹。

  「为了什么而打你?」

  「因为……他要买的是处子之身,当他发现我不是的时候,就狠狠地打了我,后来听见我怀孕了,又重重地打了我,孩子便是这样没了,那时候,我真希望死了就算了,但是冬莲苦苦地哀求老爷,才保住了我的命。」

  她低低地哭诉着,那段日子她沉浸在悲伤痛苦的深渊里无法自拔,如今想起来依然伤心欲绝。

  墨骁听着她的泣诉,望着她的眼神满是深深的痛惜,他把她紧紧拥入怀里,又怒又叹地说:「那一夜发生的事,果然不是梦对吗?你已不是处子之身,竟还敢卖进胡府,你就这么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吗?坦承你和我发生关系究竟有什么困难?为什么宁可把自己卖给胡老爷那种人,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?」

  「你只是因为喝醉酒才与我发生关系,并不是因为你爱我才这么做,你若不爱我,我又何苦为难你?我有我的尊严,我并不想拿这种关系来威胁你非娶我不可。」

  她望着他,眼中泪光闪烁。

  「你能用死来威胁我,却不愿用这种关系威胁我,你不仅执着倔强,你的自尊心也太高了。」

  墨骁轻轻抚摸着她的发,语气怜惜。

  有很长一段时间,他的情绪始终陷溺在裴慈心离开他的伤痛中,从没有深思过自己对姜希福的心情到底是什么?

  但是,此时此刻,在他的眼里、心里充满的都是她,自从她离开墨府之后,他的魂魄似乎也跟着她飞走了。

  「希福,是你对自己太没有自信,你以为你只能当我的妹妹吗?」他拿指尖点了点她的额头,轻声说:「我现在就明白告诉你,我一点都不想当你的哥哥,我想当的是你的丈夫。」

  「公子……」她忍不住哭出声音来。「公子,我对不起你……」

  「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,一点都没有。」他柔声安慰着她。

  「有,我很对不起你……我对不起你,我们的孩子被打掉了……」

  她哭得哽咽,几乎无法言语。

  「我们的孩子?!」他无比震惊,无法相信这个事实。「被打掉的是我们的孩子,而不是你跟胡老爷的?」

  姜希福重重地摇头。

  「我被接进胡府以后,胡老爷那时正宠着两名侍妾,直过了一个多月才把我想起来,所以当胡老爷得知我怀孕,日子算起来不对,才知道孩子不是他的,他一怒之下痛打了我,也才因此没有保住你的孩子……

  「当我知道自己怀上你的孩子以后,我就开始很后悔很后悔了,后悔不应该进胡府去,毕竟这是你的第一个孩子,可是我却没有照顾好他,都是我的错?」她的声音酸楚而悲怆。

  墨骁强压下喉头汹涌的哽咽和悲愤,狠狠地抱紧她。

  「你不要再自责了,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,你不能把所有的痛苦都扛在自己的肩上,你只要答应我,以后还要帮我生第二个孩子、第三个孩子。」

  她紧紧回抱住他,用力地点头,又哭又笑起来。

  清晨,天边泛起鱼肚白,莲雾中透出微亮的金色笼置着墨府庭院,墨骁和姜希福相拥着和衣而眠。

  其实,墨骁很早就醒了,醒了之后便再无睡意,脑中纷乱的思绪渐渐平静下来,他需要想好对策,以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。

  自从朝中六大臣被皇上诛杀之后,朝廷里乾坤倒转,物是人非。

  当初父亲力挺太子党,正是因为皇上年迈昏庸,放纵把持朝政的金国舅,任由金国舅在朝中满布势力,整个金氏王朝生活腐败,奢侈靡烂,惹得民怨沸腾,而胡药商胡老爷只是金民王朝里的一个卒子而己。

  可惜包括父亲在内的六大臣与太子之间的密谋被秦太尉密告,六大臣被诛杀,太子被废为庶民,如今,金氏王朝的气焰正盛,金国舅的专权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这样的东楚国令人灰心失望。

  倘若胡药商真的要逼他走投无路,他也唯有投靠邻国了。

  清晨的马蹄声听起来特别清晰刺耳。

  墨骁警觉地起身下床,侧耳倾听,马蹄声果然是直直地朝墨府而来。

  「怎么了?你要去哪里?」

  他一下床,姜希福就惊醒了,见他匆匆换好衣服,抓起墙上的剑,不禁紧张地问道。

  「我到外头看看,你先起身换好衣服,然后到母亲房里去,叫母亲把重要的东西先收拾好,然后静等我的消息。」

  他嘱咐完后,立刻开门走出去。

  墨骁正走到大门前,就看见墨虎在门前又叫又跳地摇尾巴,接着听见小七大声敲门叫喊的声音。

  「公子,快开门一一」

  「怎么了?」

  他立即开了门,看到小七一脸慌张,满头大汗,而且还带着梅儿一起回来。

  「公子,有一伙人正在砸武馆,简直要把武馆拆了?我跟梅儿不敢再待下去,只好赶紧回来告诉你,现在该怎么办?」

  小七和梅儿就住在武馆后面的小屋子里,突然来了一大伙人在砸武馆,所有的街坊邻居都噤若寒蝉,不敢吭声,夫妻两个又急又气,无计可施,只好回来找墨骁想办法。

  「哥,咱们要报官吗?」

  墨梅看到他们辛辛苦苦弄出来的武馆被砸烂,气都快气炸了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问君怜不怜  下一页
第2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齐晏的作品<<问君怜不怜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