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齐晏 > 问君怜不怜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问君怜不怜  下一页

问君怜不怜  第6页    作者:齐晏

  姜希福咬着唇,脉脉瞧了墨骁一眼,然后坚定地摇了摇头。

  墨骁和齐金同时愣住,也几乎同时惊问一一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我要回报墨骁公子的救命之恩。」

  她垂眸,口中轻轻说道。

  墨骁微怔,低声而坚定地对她说:「希福,我不需要你回报我,那不是我救你的目的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她深深吸气,鼓足了勇气说出口。「我想跟着墨骁公子。」

  糟了,这下麻烦来了,墨骁心中暗暗叫苦。

  「我不可能带你走,我已经有妻子了。」他强调。

  「那就让我当你的奴婢服侍你。」

  姜希福跪倒在他身前,深深叩首。

  「那也不可能,我的妻子不会容许我把你带回去。」

  墨骁急忙把她扶起来,阻止她的叩拜。

  「奴婢愿意终身服侍主上和主母。」

  姜希福身子极虚,这样一跪一叩就让她整个人晕眩得快要站不住。

  墨骁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

  「希福,你这样让我很为难。」他无奈地看着她,硬一硬心肠,冷然道:「我不能带你走,你留在这里当齐庄主的养女,绝对比当我的婢女好,我爱我的妻子,带你回去会引起她的不悦,所以……不要让我为难好吗?」

  姜希福苍白的脸色仿佛更白了,接近死灰般的颜色,望着他的眼神寂寞中带着一丝悲哀。

  这样的眼神打动了墨骁,他差一点想推翻刚才对她说的那些话。

  齐金活了一把年纪,多少看得出来姜希福对墨骁暗生的情愫,若是墨晓愿意带她走,那表示墨骁对她也是有心的,以后将希福收为侍妾便不是问题,可是墨骁却用妻子的理由婉拒了她,显然对她没有动心。

  「希福,墨骁公子说得很明白了,你就留在齐叔叔的身边,当齐叔叔的养女吧,齐叔叔不会让你吃苦受罪的。」齐金低声劝她。

  「当齐家庄的小姐绝对比当我的婢女好,是傻瓜才想跟我走。」墨骁笑着轻轻拍了拍她的头。「你不用想着报答我,我不是跟你说过吗?你只要好好地活着,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。」

  姜希福的表情苦涩。

  「好了,我把你交给齐庄主了,将来你成亲时,记得请我来喝喜酒。」

  墨骁笑得很阳光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

  姜希福回以苦涩的一笑,心头置上一层深深的哀伤。

  「别总是愁眉苦脸,你要多笑一笑,能够活下来应该要开心才对,为自己多笑一笑,好吗?」

  墨骁笑着说完,便转身挤进小七和同伴之间,与她分开了一大段距离。

  姜希福看着墨骁离自己愈来愈远,微晃的身子仿佛随时会倒下来。

  「来人,把小姐扶到屋里换衣服。」齐金回头吩咐婢女。

  「我不要换。」

  姜希福摇了摇头,双手揪住衣襟。

  她不要换下他的衣服。

  「这是男人的衣服,穿在你身上不合适。」齐金很纳闷。

  「我不换。」姜希福坚持。

  齐金看她的眼光有疑惑。

  「既然不肯换,我叫婢女扶你进屋歇息。」

  姜希福又摇了摇头,默默地在大殿的角落里坐下,静静地凝视着墨骁的一举一动,还有他和小七说笑对饮的样子。

  齐金无奈地叹了口气,低声吩咐婢女端肉汤过来,并要小心服侍她,随后便又坐回墨华年下首,陪墨华年痛饮几杯。

  「齐庄主,我们一行人从东楚来到这里,一路上不管农庄还是小村落都几乎遭到洗劫,那是契丹人干的吗?」墨华年问道。

  「有些是契丹人千的,有些是盗贼趁乱打劫,自从契丹人打过来以后,北晋国就陷入一团混乱之中,其实,北晋国已经灭亡了,契丹人正对我们发出招安令,要我们归顺。」齐金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  「招安令?」墨骁深感不祥,试探性地问:「齐家庄若被招安,也算逃过一劫,但不知道王宫那边情况如何?」

  「王宫?」齐金沉吟地说:「契丹人一来就直接攻下王宫了,北晋王和王妃遇害之后,整个北晋国才会像炸了锅似的彻底大乱。」

  「遇害?!」墨华年和墨骁同时震惊地喊出声。

  正在享用美食的骑兵队一阵哗然,停下了碗箸,议论纷纷。

  齐金这才突然想起王妃正是墨华年的女儿,连忙劝慰道:「墨节使请节裒顺变,王妃是因不愿受契丹人凌辱,所以才会自刎以保全名节。」

  「自刎……」墨华年的神情落寞悲怆,呆滞了半晌,不悲反笑了起来,「这的确是樱儿会做的事,宁死也不愿受辱。」

  两国交战,王室妃嫔几乎没有好下场,墨骁在前来北晋国前已然有了心理准备,但是亲耳听见长姊自刎的消息,还是心痛得有如刀割。

  「齐庄主,我长姊自刎是多久以前的事?」他极力控制着内心的伤痛。

  齐金算了算时日,说道:「契丹人攻进王宫那天,是八天前。」

  「樱儿已经死去八天了……」墨华年握着酒杯的手直打颤。「原来,在我们出发以前樱儿就已经死了。」

  墨骁知道父亲万分悲恸,忙起身坐到父亲身旁握紧他的手。

  「齐庄主可知道王妃的尸首现在何处?」

  墨骁想起年幼时陪伴他一起读书写字的大姊,心中一阵绞痛。

  「这……还是不要知道的好,以免墨节使过度伤心。」

  齐金望着墨华年僵硬苍白的脸色,缓缓摇头。

  「请告诉我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,要不然就请告诉我她葬在何处?」墨骁仍然追问。

  「很遗憾,没有尸,也没有墓。」齐金叹口气说。「王宫里的妃嫔自刎自尽的共计有三十二人,听说……契丹人将三十二人的尸首全部堆放在一起火化了,骨灰就抛进御花园的池子里。」

  墨华年闻言,老泪像涌泉似地夺眶而出。

  墨骁听了也万分惊愕,指甲因紧握的拳头而深嵌进肉里。

  大殿里死寂般的沉默,弥漫着巨大的悲伤,满桌的美食佳着不再有人动箸。

  心如死灰的墨华年颤抖着身体站起来,木然地对墨骁说:「回去。」

  说完,步履蹒跚地走出大殿。

  骑兵队一个个默然地站起身,跟随在后,脸色都像铁一般的冷。

  「墨节使,天黑了,过了今晚再走吧!」齐金慌忙紧追上去。

  墨华年走出大殿,仰头望天,冷笑道:「天黑了才能什么都看不见,我国尚黑,只有黑才显得高贵,天黑了最好。」

  墨骁眉心深蹙,呆坐了半晌,才缓缓站起身。

  大厅角落里瘦小的身影吸住了他的视线,他胡她走近。

  「方才齐庄主说契丹人已经给了齐家庄招安令,你……要小心。」他低低叹口气,「好好保重,我走了。」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问君怜不怜  下一页
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齐晏的作品<<问君怜不怜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