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余宛宛 > 逃婚八百年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逃婚八百年(上)  下一页

逃婚八百年(上)  第15页    作者:余宛宛

  “各地恭喜首领即将大婚的贺礼都已经送到。”鹤发童颜的塔海长老首先上前说道;“这两位是您远从中原而来的未来妻室—紫衣姑娘是师采薇、红衣姑娘是欧阳香。”

  拓跋司功看了师采薇一眼—那是个自知貌美的冰山美人,再看向长着一张圆脸,一脸不安模样的欧阳香。不过,这两名女人是圆是扁都与他无关,因为被选为正室的那人将会被生祭,另一名则只是他传宗接代的工具。

  两名女子被拓跋司功的利眼扫过,全都低下头。

  师采薇垂眸,掩去害怕;欧阳香则是紧张靠着丫鬟,吓到全身发抖。

  “至于另一个名叫宋隐儿的姑娘……她的家人说,您亲自上门送了聘礼。”塔海长老很快地看了拓跋司功一眼。

  师采薇一听,柳眉微拧,瓜子脸上有着不服气神态;欧阳香则是一脸茫然,一副不清楚状况的憨样。

  “她确实是在我身边。”拓跋司功对宋伦一点头,让人去替她打开车门。“出来吧,隐儿。”

  所有人一听他唤“隐儿”唤得如此亲密,全部瞪大了眼紧盯着车门不放。

  宋隐儿带着笑容从车厢里走下来,肩上披着拓跋司功的黑狐斗篷,一对灵活眼眸毫不害怕地迎视着大家,包括那两名姑娘。

  “大家好。”她站在拓跋司功身边,笑盈盈地说道。

  长老们一看她站在拓跋司功身边的模样如此自在,大伙儿纷纷交换了眼色。

  几时看过首领允许谁靠得这么近?几时看过这么无惧于首领的女人?两人分别就是情投意合啊!

  “恭喜首领已决定正妻人选。十日之后的月圆,正式大婚好日子,到时一门三喜,可谓我族里大福啊!”塔海长老高兴到涨红了脸,朗声说道。

  拓跋司功握住宋隐儿的手,沉声说道:“我不会迎娶宋隐儿为正妻。”

  宋隐儿虽然知道如此,胸口仍是一窒;若不是拓跋司功的手那么牢牢地握着,她早甩开他了……

  长老们不知所措地对望着。首领把宋姑娘一路带在身边,现在还握着她的手,可他却说他不会迎娶她。

  师采薇一听,薄唇微扬。

  欧阳香看了宋隐儿一眼,觉得她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。

  “您为何不会迎娶宋姑娘为正室?”塔海长老小心翼翼地问道,注意到宋姑娘的失落眼神。

  “因为她的生辰是她父亲假造的,所以我只会娶她为妾室。”拓跋司功说道。

  长老们倒抽一口气,师采薇唇边闪过笑意,欧阳香则是同情地偷看了宋隐儿一眼。

  “首领要不要卜筮问过祖灵意见?看看该如何处理宋姑娘?”模样清瘦的多罗长老问道。

  “我说过一年之内只需卜筮一次,你们究竟有没有把我的命令放在心上!”拓跋司功脸色一沉,锐利如刀的眼神直接瞪向长老们。“若再让我听到这类的话,就把他逐出部落。”

  “首领息怒!小人知错,首领即神灵。我们不需要卜筮。”长老们神色大惊,不约而同地低头道歉。

  西夏人以部落为家,若被逐出部落,哪里还有安身立命之处。

  拓跋司功的身躯因为愤怒而紧绷着,受够了他们这种只想求鬼神帮助,而不用脑子去处理事情的恶习。

  最可恶的,是他娘养成了他们这样的习惯,所以,他必须改正他们;否则,有朝一日他失去人性时,他并不介意他们杀掉整个部落的人来献祭。

  宋隐儿仰头看着他,感觉他体内怒气正张牙舞爪地想撕裂人;但她不害怕,因为他此时黑眸里虽然满是怒气,却不是她曾经见过的那种要致人于死的漠然……

  她轻捏了下他的手。

  拓跋司功看了她一眼,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“首领……”多罗长老脸色地看着他。“那么我们现在该将宋姑娘送回中原吗?”

  “她已经是我的人了。”拓跋司功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恭喜族长,只要能为族长产下子嗣的……”塔海长老笑着望向宋隐儿的肚子。

  “我说过只有特定生辰女子能为我产子,她不行!”拓跋司功面无表情,抬高冷寒声音说道。

  “够了,我不想……”宋隐儿皱着眉,猛扯了下他的手,完全不想再听他们讨论这些事。

  她是个有血有泪的人!她一点都不想听到她爱的男人说他要娶别的女人为正室!一点都不想听他说他要让别的女人替他生子!

  “你别插嘴!”拓跋司功警告地瞪她一眼,就怕她脱口说出她的真实生辰。

  塔海长老试探地问道:“万一宋姑娘有了你的子嗣……”

  “我会让人熬祛子汤汁。”他说。

  “拓跋司功!”宋隐儿忍无可忍地大吼出声,一把甩开拓跋司功的手。

  拓跋司功浓眉一皱,凶恶地低头看着她。

  “干啥瞪我!你说过我可以待在你身边,想干么就干么。所以,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!”她双手插腰,装出泼辣模样来掩饰心里的痛苦。“我不想和你做夫妻,不想喝祛子汤汁!不想我能否为你生儿育女一事全那出来跟别人说!”

  “大胆—”多罗长老上前想蒙住她的嘴。

  “谁也不许碰她。”拓跋司功扯住她的肩,将她拖到身侧。

  “对,连你也不许碰我!”她咬牙切齿地说道,眼泪已在眼眶打转。

  拓跋司功搂过她的腰,粗声说道:“我可以。”

  宋隐儿狠踢他一脚,眼泪不小心流下脸庞。

  “没事干什么皮粗肉厚,踢得老娘的脚都痛死了!”她故意凶巴巴地对着拓跋司功大吼出声。

  所有人倒抽一口气,脸色惨白地看着他们喜怒于无形、泰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首领脸色一沉,一臂勒起宋姑娘的腰,不顾她反抗地大步走向主帐篷。

  他们全都亲眼见识过首领愤怒的模样——他当时手执长剑,砍向背叛者,把人的脑袋一分为二,背叛者的脑浆四溢,首领却是连眼都没眨一下。

  因此,所有人只能面面相窥,坐困愁城。

  直到几个时辰后,首领唤人去熬祛子汤汁,大夥儿才知道主帐篷里发生了什么事

  ——

  宋隐儿果然是首领的心爱女子啊!

  该死的拓跋司功!

  宋隐儿醒来穿好衣衫后,就只身坐在帐篷里生闷气,一张小脸涨成通红。

  他这样待她,是要她以后怎么做人?

  她不过是叫他不准碰她而已,他就故意在所有人面前把她掳进帐篷。如果这样还不够让她丢人的话,他稍后居然还叫人去熬祛子汤汁,这下子所有人都知道他和她在帐篷里做些什么了。

  所以,她哭了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逃婚八百年(上)  下一页
第1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余宛宛的作品<<逃婚八百年(上)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