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丹甯 > 戏霸爷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
戏霸爷  第11页    作者:丹甯

  她蹲下身子,仔细研究了一下那些脚印,虽不懂打仗的事,但和可清在一起这么多年,多少也有些概念。

  这些脚印颇深,显见对方负重不轻,除了身着甲胄的士兵们外,她想不出还有什么队伍能够制造出这么大批且深的足印。

  问题是这方圆几百里内的夏军,都在可清的掌握之中,而她很确定可清最近并没有派兵经过或守在桐山上。

  既然不是夏国军队……那就是夷军喽?

  想通这关键后,她的脸色忽地变得苍白。

  桐山离景城并不远,可今天却有一支夷军潜藏至桐山,竟无人知晓?

  这下她再也顾不得采药了,立刻转身朝原路走去,打算回去报信。

  只可惜她脑袋虽转得快,运气却不大好,才往回走没几步,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呼喝声。

  「咦,那里是不是有个女人?」那句话是用夷语说的。

  柳嫣自幼在汉夷交界的边关长大,后又随穆可清抗夷多年,当然听得懂夷语,这也令她更加确认对方的身分。

  她大惊失色,忍不住迈开步伐跑了起来。

  这些夷兵一向凶残,要是她被抓到,肯定死得很惨。

  身后传来以汉语生硬喊着「站住」、「不准走」的声音,可她又不是傻了,自然跑得更快。

  那些夷兵见状,纷纷追了上来。

  若单论脚程,柳嫣怎么也不会是那些强悍健壮的夷人对手,但她胜在对地形熟悉,在小路间东躲西窜,夷兵一时间也追不到她,连想放箭都被林间大树阻隔了。

  衣裳不断被树枝勾裂,甚至脸上也多了几道血痕,但柳嫣无暇顾及,只是没命的跑着。

  然而男女体力终究有差,她才跑了一阵子便喘得厉害,胸口疼得像要炸开似的,脚步也慢了下来,而后面那些夷兵的叫喊声也近了。

  难道自己今天真得命丧于此吗?不知怎地,她脑中忽然掠过这个念头。

  她猛地想起了可清的伤。她这次不但受伤,还中了毒,偏偏景城不但缺药材,还缺好的大夫,若自己真的在这里出事,可清的伤恐怕难癒了。

  所以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!

  她用尽力气往前跑,却在经过一个转角时,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住。

  「啊……」她只短促的叫了一声,嘴就被只大掌给封住,整个人也被紧紧箝在身后男人的膀臂与胸膛间。

  在这种危急的时刻,她以为自己会吓破胆,可鼻间隐隐嗅到的熟悉气息,却令她的心在瞬间平静下来。

  是韩靖甫!不用回头看,她也清楚的知道是他。

  她不晓得他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可只要有他在,她就知道自己什么都不必担心了。

  想起刚才的凶险,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而此刻一放松下来,她顿时全身发软的靠在他身上,再也提不起半分力气。

  大概是看出她不反抗了,韩靖甫也不再捂着她的嘴,只在她耳边道:「别出声,我带你走捷径下山。」

  柳嫣轻点了点头,心中却有些疑惑——这桐山还有她不知道的捷径?

  韩靖甫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,只是牵住她的手,带她朝另一个明显没有路的方向走。

  就在她想开口问他究竟哪里有路时,他却突然搂住她的腰,双足一点,凌空飞了出去,直接踏着矮木树丛直冲而下。

  ……好吧,她忘了这男人会武功,不能以常理判断。

  可惜显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轻功的,柳嫣平时天不怕地不怕,却偏偏怕高,这几下起落让她吓得闭上眼,风在耳边呼啸着,她的脚踩不到地,只能死死揪着韩靖甫的衣裳,就怕不小心掉下去。

  因此,当韩靖甫确定敌人追不上,而终于停下脚步时,低头看到的便是她脸色惨白,紧紧依偎着自己的模样。

  他微一恍神,想起十年前他们被人牙贩子盯上,不得不一起逃跑的事。

  柳嫣向来强势大胆,那还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她也会惊慌害怕,让他想也未想,便将她的安危放在他的性命之上。

  明知道自己的命何等重要,可若再重来一次,他还是会选择救她。

  再然后……就是今天了。

  此刻她那狼狈不堪、心有余悸的样子,又勾起了这几年来他总刻意压抑的悸动。

  韩靖甫从没像现在这般后悔与夷人合作过,即使今天这件事其实是意外,他还是觉得歉疚。

  特别是她脸上那两道细细的血痕,更让他一阵惧怕。

  若不是他早一步赶来,他真不敢想像她会遇到什么事。

  「你……」

  「你……」

  两人对望了一眼,忽然同时出声,随后又双双一愣。

  韩靖甫轻咳了声,率先打破尴尬的气氛,「你没事吧?」

  柳嫣摇摇头,惊魂未定的问:「你怎么知道我来桐山了?」

  「我去了将军府,守卫告诉我的。」脱离险境后,他才突然想到,她若问起他为何知道要来救她,自己该怎么回答?

  柳嫣平时看起来大剌剌的,却观察敏锐,若没想出好理由,可糊弄不过去的。

  但是无论如何,他还是很庆幸能够及时救下她。

  柳嫣一脸困惑的看着他。

  其实她起先的确想问他为何会来找自己的,然而在看到他身上的衣衫时,却完全忘了原来的问题。

  那件墨绿色的衣衫,她再熟悉不过了,要不是刚才太过紧张害怕,光用摸都该摸得出,那是自己这阵子没日没夜赶制出来的成品。

  「你……终于肯穿我替你做的衣裳了?」她一双眼亮晶晶的瞧向他,无法形容此刻内心的震撼和喜悦。

  韩靖甫没想到这点小事竟能让她如此高兴,忍不住脱口道:「我从来就没有不肯。」

  「才怪,过去我替你做的衣裳,你几乎都不穿。」她有些不满的噘嘴。

  她每年都至少会替他做四套衣裳,却鲜少见他将它们穿在身上。

  他微动了动唇,一会儿后才道:「我平日总在外奔波,军中的训练又容易磨损衣物,怎么好穿你替我做的衣裳?」

  柳嫣一愣,随即瞠大了眼,「你的意思是……你怕弄坏了我送你的衣裳,所以平时才不肯穿它们?」

  韩靖甫抿着唇没回话,可当她见到他那略显不自在的表情时,就明白自己说对了。

  她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想的……那她先前到底在纠结什么啊?

  柳嫣又是欢喜又是怨怼的瞪着眼前的男人,颤声道:「你真是傻了,衣裳破了再做就好,哪有人因为这种理由便不穿的?」

  「那不一样的。」韩靖甫轻声反驳道。

  她替他做的衣裳怎么能和其他普通衣物比?她在他心中的地位,和其他人从来就不一样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<<戏霸爷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