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丹甯 > 戏霸爷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
戏霸爷  第17页    作者:丹甯

  柳嫣却没说话,只是沉着脸,忽然伸手抓向他左臂。

  韩靖甫是习武之人,她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原本这一抓他该是能躲开的,然而一来他没想到她会突然出手,二来他的手也有些不便,竟就这么被她抓住了。

  「嘶——」他忍不住倒抽了口气。

  「你也知道痛?」她哼道,「知道疼还不快点包紮,弄到这么晚才回来,是嫌伤得不够重?」

  「原来你发现了。」韩靖甫苦笑,有些无奈,却有更多开心。

  想必她一直在注意他,才会知道他受了伤。

  「你刚去将军府时,我见你几乎不用左手,便猜想你必是受了伤。」柳嫣没好气的道。

  而且她更知道以他的个性,肯定不会将那些伤放在心上。

  以前她甚少管他,是因名不正言不顺,而今两人既互通了心意,向来护短的她自然不许他再如此作践自己的身体。

  「你倒是观察得仔细。」

  柳嫣白了他一眼,「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,还不快带我进去?」

  知道她一向刀子口豆腐心,总是用凶狠的语气掩饰关心,韩靖甫笑了笑,没多说什么,直接领她进了自家大门。

  就在这时,一阵凉风袭来,令柳嫣打了个哆嗦。

  韩靖甫感觉到了,他偏头望向她,不禁皱眉。「如今虽已入春,可春寒料峭,你竟穿得这般单薄在外头等?」他顿了顿,又忍不住去拉她的手,「你的手也是凉的。」

  柳嫣脸一红,咕哝道:「我见你受伤,就匆匆提着药箱赶来了,谁知道会等这么久?」

  「这么听起来,倒是我的不是了。」

  「本来就是你的错,要不是你不顾自己的伤,我又何须跑这一趟?再者要不是你们议事议这么久,我更不用等这么久。」她理直气壮的说着。

  「的确是我的错,我道歉。」韩靖甫笑道,他此刻心情极好,不管她说什么都会点头同意。

  然而柳嫣却反而面露疑惑的瞄了瞄他。

  「嗯?」他出声表示询问。

  「没什么,只是你居然没反驳我,让我很不习惯。」

  敢情她还很喜欢和他斗嘴不成?韩靖甫忍不住好笑。

  不过他想了想,还是道:「以前是我不懂事,你别介意。」

  现在回忆起来,其实过去她的言行也不是那么讨人厌,只是他和她作对习惯了,后来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,他总想刺个几句。

  幸好她不是爱记仇的人,当下虽常被气得跳脚,但过阵子就忘了,否则即使她不爱穆可清,自己也不会有机会。

  「你当我是这么小心眼的人?」她嗔道。

  「自然不是,只是我这些年总心怀愧疚。」

  「这有什么好愧疚?」柳嫣失笑,却没告诉他,其实有时自己也是故意说那些话,存心引出他的反应。

  唉,从前她总嫌可清面对爱情时太傻太笨,如今看来自己也没好到哪。

  「好,那以后我们就不说这些吧。」他也一边笑,一边领她进了正厅。

  两人一进到厅中,便见到一名头发花白的苍老男子站在厅里,他见到柳嫣先是一讶,接着才微微欠身,喊了声「将军夫人」和「少爷」。

  「原来是林叔。」柳嫣朝他点点头。

  虽先前刘婶和她提过林叔的事,不过她也没放在心上,然而当她正欲将视线从林叔身上移开时,却突然见他抬起头,望向她的目光净是森森冷意。

  柳嫣一呆,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林叔已扬起和蔼可亲的笑容。

  「想必将军夫人和少爷有要事相谈,那么老奴先下去了。」说完,他举步走出正厅。

  柳嫣瞪着他离去的背影,不知为何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安。

  先前刘婶对她说那些话时她没有相信,可现在却忽然有些不确定了。

  「嫣嫣?」

  她回神,对他一笑。「没事,你快去坐好,把袖子卷起来,我替你上药。」

  林叔的事她虽有所怀疑,但无凭无据,还是先别跟他说好了。

  柳嫣深深吸了口气,决定暂时将这件事抛在脑后,先替韩靖甫包紮伤口。

  她医术极好,近几年却不常替别人诊治。

  一来是她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可清身上,二来是她贵为将军夫人,经常抛头露面岂不是不像话。

  因此现在只有其他大夫束手无策的重症,加上可清出面拜托的分上,她才会勉为其难出手。

  这回特别亲自登门替人包紮这点小伤,可是前所未有的事。

  瞧着她以湿纱巾认真谨慎替他擦拭伤口的动作,韩靖甫总算对「她喜欢他」一事有了真实感。

  「嫣嫣。」他忽然很想唤她的名字。

  「嗯?」她抬头瞄了他一眼,又垂眸瞪向伤处,「你这伤口得缝。」

  韩靖甫一愣,本来叫她就没别的事要说,于是便道:「那你动手吧。」

  柳嫣点点头,也不罗唆,直接转身翻药箱找工具。

  她取出细针,先在酒中浸了片刻,接着又放在火上烤了一阵,最后穿过同样浸过酒水的线,俐落的替他缝合伤口。

  伤口缝合自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画面,但对于见过更血腥景象的两人来说,这不过是小事。

  柳嫣垂头做着事,发丝不经意的落下,轻轻刺痒着他的手臂,那感觉竟比他伤口的痛觉更为强烈。

  韩靖甫有些口乾舌燥,觉得自己似乎该说些什么好转移注意力。

  「你似乎从不曾问起我的过去。」也许因为最近开始思考和她在一起的可能性,他突然想对她透露一些自己的事。

  柳嫣微微怔住,随后道:「当年战乱频仍,不少世家倾覆,你看起来就是富贵人家的小孩,却晕倒在路边,想必曾有过一段不堪的经历。你不愿提起过去肯定有你的理由,我虽然好奇,可也不想让你再想起那些不愉快。」

  韩靖甫不得不感叹她的细心与体贴,「你猜得不错,我过去的身分的确不便透露,也很感谢你们始终没有开口询问。」

  柳嫣有点讶异他如此坦白,「那你现在又为何突然提起了?」

  他想了想,「我不想瞒你,可有些事说了对你有害无利……」

  「其实你不用向我解释什么的。」她出声打断他,「每个人都有秘密,包括我也有个或许永远都不能告诉你的秘密,因此我明白你的意思,如果你不想说就别说了。」

  韩靖甫怔了下,「你有什么秘密?」

  相识十年,柳嫣都是大剌剌的模样,他还真不知道她有什么秘密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他不也是直至前几日才知穆可清喜欢的是男人?

  「抱歉,我真的不能告诉你。」她饱含歉意的道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第1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<<戏霸爷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