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丹甯 > 戏霸爷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
戏霸爷  第20页    作者:丹甯

  至于穆可清究竟有何能耐,能让夏国两名皇子接连爱上他,就不是他韩靖甫关心的问题了,反正只要穆可清爱的人不是嫣嫣就好。

  由于不好常与嫣嫣明目张胆的在白日相见,他只得夜探将军府。

  如同今日傍晚他才藉机送嫣嫣回府,不到两个时辰,又出现在她所住的厢房外了。

  「你来了?」窗子没关,柳嫣笑着抬头瞧了他一眼,「进来吧。」

  这情景几乎每日都会上演,才短短几天,她已经从一开始的惊吓和惊喜,到现在没见着他反而会怅然若失。

  唉,习惯真是可怕啊。

  韩靖甫进了屋,发现桌上搁着两只茶杯,挑了挑眉,「你在等我?」

  这认知让他心情变得非常好。

  「谁等你了,少往脸上贴金!」柳嫣啐道,才不承认自己的确在盼着他来。

  「是,是我自作多情。」韩靖甫含笑点头,一脸纵容的望着她。

  「哼,知道就好。」柳嫣双颊生晕,难得不自在的别过脸,只是当她看到一旁的药箱时,忽然想起某件事,「对了,你手上的伤如何了?我瞧瞧。」

  一提起和医药有关的事,她立刻将害羞抛到一边,朝他走去。

  「已经好得差不多了……」他话还没说完,她便已主动拉起他的左袖,「咳,嫣嫣……」

  虽说医者父母心,可终究男女有别,她一个年轻姑娘家,居然毫不客气的掀他的衣袖……也未免太不拘小节。

  但见她那么认真的检视他伤口,韩靖甫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唉,认识这么多年,不是早就晓得她是个胆大包天、视礼教为无物的女子吗?连明知穆可清不爱女子,都可以毫不在乎的「嫁」了,还有什么事是她不敢的?

  偏偏他虽觉得她的言行不妥,却又无法控制的受她吸引。

  「怎么还这么红肿,你都没按时上药吧?」柳嫣不满的语气让他回了神。

  「已经不碍事了。」他瞥了眼伤口,不以为意的道。

  「什么不碍事?不好好照顾可是会留疤的。」她立刻反对。

  韩靖甫一笑,「我是武将,身上的伤疤难道还会少,多一道少一道有何分别?」

  才刚说她不像一般女子呢,结果这会儿又变成了小女人,斤斤计较会不会落下那点小伤疤。

  「哼,让姑奶奶处理过的伤口能留疤吗?你这是在拆我的台。」柳嫣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  要知道,为了可清那一上战场就不要命的家伙,这些年她在配制伤药上不知费了多少心思,就怕好友身上留太多伤疤不好看,也是因为这样,可清虽经常受大大小小的伤,却没留下多少痕迹。

  关于这点她可是非常引以为傲的。

  「是、是,都是我的错,我保证回去就立刻上药,定不负了柳神医的威名,成吗?」看着她那忿忿不平的模样,他只觉得好笑。

  没想到柳嫣一愣,神情倏地有些苦涩。「我算哪门子的神医,你日后可别再这么叫,免得辱了我爹的名。」

  知道她想起过世的家人,韩靖甫轻叹。「你又何必妄自菲薄,我虽未有幸目睹柳神医的风采,但你这些年医术突飞猛进,比起宫中御医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」

  「少故意说好话奉承我,这些年咱们都在外奔波,你哪时候见过宫中的御医了?」柳嫣见他一脸认真,忍不住笑出声,心中那点感伤也消散了。

  韩靖甫闻言只能苦笑。总不能告诉她,自己八岁前都是在宫中度过,自然见过许多御医吧?

  过往的事想起都是不愉快,不如不想。

  他不再继续这话题,反而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,递至她手中,「这是给你的。」

  她疑惑的捏了捏掌心中的锦囊,「镯子?」

  没想到这木头似的家伙居然懂得送东西了,柳嫣眼中渐渐染了笑意。

  「打开来瞧瞧不就知了?」

  「真是,何必还破费买东西给我?」柳嫣嘴里虽这么说,可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收不住。

  她倒不是期待里面会是多好的东西,景城里哪有什么好物,是他的心意很令她感动。

  然而当她从锦囊内取出一副翡翠镯子时,却愣住了。

  她对监定玉的品质并不精通,但这翠绿色的镯子色泽浓郁均匀,一看便知价值不菲。

  「这翡翠镯子是哪来买的?」她惊讶的问道。

  「不是买的,是以前……自家中带出来的。」他想了想,还是说了实话。

  先前在店里瞧的那些玩意儿他都看不上眼,总觉配不上嫣嫣,回家后却突然想起这副当年从宫中带出的手镯。

  这是他身上最后一样自汉国皇宫中带出的东西了,可送给她时却未有半分不舍。

  「很漂亮,谢谢。」柳嫣开心的摸着手镯,它的内侧有个小小的刻印,她隐约觉得有点眼熟,却没有太在意,整个人沉浸在收到礼物的喜悦中,还半开玩笑的道:「不过这镯子看起来不便宜,该不会是你家的传家之宝吧?」

  「不是。」他顿了下,随后微微勾了唇,「不过你若想的话,可以将它当成咱们家的传家之物传下去。」

  柳嫣愣了下,才发现被占了便宜,红着脸啐道:「谁和你一家了?你自己去和那花姑娘还草姑娘的一家,别把我牵扯进去。」

  韩靖甫只是笑,「莫怪军中那些成了亲的弟兄都说女人喜欢口是心非,原来是真的。」

  「韩、靖、甫!」她伸手想捶他,却不知怎么的,等她回过神,自己已落入他怀中。

  「嫣嫣,当你向我坦承你和穆将军的关系后,就已经没有反悔的机会了。」

  男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柳嫣还没反应过来,便觉得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轻轻覆上了她的唇。

  这个吻很轻柔,并没有在她唇上停留太久,可柳嫣却惊呆了,脑袋一片空白,只能傻傻的看着他。

  「我现在可以确定,你和将军的确不是夫妻。」韩靖甫语气轻快,神情满是愉悦。

  柳嫣瞠大了眼,好半晌才反应过来,气急败坏的捂住自己被偷袭的唇,「你、你太过分了……」

  可恶,哪有人这样「确认」的?就算他才刚送了她镯子也不行啊!

  韩靖甫却只是笑着将她搂得更紧了些,「我很开心,真的。嫣嫣,你不会知道我过去有多后悔当初没有早一点开口,以至于让你选择和将军在一起……」

  柳嫣闻言不觉心软了。

  将心比心,自己光是在街上看到别的姑娘向他示爱,都忍不住吃了点小醋,他见她和可清要好了这么多年,心底怎么可能不难过?

  「傻瓜,谁教你这么迟钝?」她的脸靠在他胸前,偷偷弯了唇角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第2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<<戏霸爷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