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丹甯 > 戏霸爷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
戏霸爷  第23页    作者:丹甯

  「一切依您所言便是。」

  夷人得意一笑,显是很满意他的识相。

  「来人,请穆夫人同我们回去。」他放开柳嫣,转身大步离开。

  第8章(1)

  这日韩靖甫不知为何一整天都有些心神不宁。

  他同往常般处理公务,却频频恍神,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。

  花了比往常多一倍的时间,好不容易处理完公务后,他迫切的想去见柳嫣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一名亲兵匆匆跑了进来,脸色苍白。

  「怎么了?」韩靖甫皱眉,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「韩、韩副将,属下刚收到京城那儿传来的消息……」

  京城的事与他们何干?韩靖甫一阵疑惑,还没想出答案,又听见那名亲兵续道:「有人通报穆将军勾结夷人,意图栽赃陷害卫王。」

  他想也不想的冷笑。「怎么可能?」

  谁都可能和夷人勾结,就是穆可清最不可能。

  亲兵急切的道:「属下听闻消息时,也觉得荒谬,然而当今圣上一向多虑……」

  什么多虑,是多疑吧?韩靖甫在心底暗讽。

  也难怪李东廷如此忌惮,凭穆可清的能耐和声望,要在边关占地为王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其实他过去不是没想过怂恿穆可清造反,可惜他心底只有百姓,对当皇帝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  那么这次是谁想害他?是卫王?夷人?还是……

  韩靖甫没再想下去,因又有另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,他身后还跟了一小群人。

  「这是怎么回事?」他急忙站起身,心中的不祥预感更深了,「你不是将军府中的侍卫吗?」

  如今将军府中的主人只有嫣嫣,这侍卫是怎么弄成这样的?

  赵侍卫没有回答,只是一脸憎恨的看着他,接着突然拔出剑,毫不犹豫的朝他刺去。

  韩靖甫本能的侧头避开那一剑,听见对方恨恨的骂了句,「叛徒!」

  「你……」那两个字狠狠扎进韩靖甫心头,勾出这阵子以来他心头最大的隐忧,「柳嫣呢?」

  他如今在景城是何等身分,能让这侍卫不惜以下犯上做出如此严厉的指责,必然是出了大事。

  可他唯一关心的,就是她的安危。

  「夫人的下落,你应当比谁都清楚,不是吗?」赵侍卫恨恨的道:「你在军中潜伏了这么多年,不就是为了这一天?」

  「把话说清楚。」韩靖甫沉下脸。

  「林叔是你府上的家仆吧?咱们才刚查出林叔与夷人有往来,显然便是奸细,夫人立刻就被捉走,韩副将不觉得该对此有什么解释吗?」

  此话一出,其他人也纷纷拔出兵刃,满脸戒备。

  韩靖甫心下一片混乱。

  其实凭自己的机智与在军中的威望,只要他愿意,想临时编个令人信服的谎言也并非难事,可他实在厌倦了这样的日子,再加上万分担心嫣嫣的安危,因此只是抿唇不语,快速的想着她可能被带到哪里去。

  见他竟未反驳,原先还不信的士兵们心也慢慢沉了下来。

  「抱歉了,韩副将,不管实情如何,如今恐怕只能先请你至牢中待着,直到将军回来……」

  等穆可清回来?不,他等不到那时候了,李东廷既怀疑穆可清与夷人勾结,怎么可能轻易放人?

  而他也不能期望夷人或林叔会善待嫣嫣,晚一刻找到人,她就多几分危险。

  现在想来,从林叔消失、穆可清被召回京后又遭控与夷人勾结、同时间有人发现林叔不对、乃至嫣嫣被捉,这一连串的事件都是精心安排的计谋。

  这也是林叔的目的吧,逼着他别无选择,只能承认身分,尽快与他们会合,以守在嫣嫣身边。

  对他而言,没有什么比嫣嫣的安危更重要,包括他的国仇家恨,以及多年来努力挣得的名声和威信。

  若嫣嫣真有万一,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  「恕我无法从命。」想通后,韩靖甫沉声开口,「我尚有要事得办,待处置妥当,到时我自会回来向将军请罪。」如果真有那机会的话。

  「我们如何相信你的话?」现在,他的话已不能说服他们。

  「无妨,我并不期待你们还能信我。」他的语气很平淡。

  人终得为自己过去的选择付出代价,他从前既敢泄露军机,就不期盼永远不会东窗事发,如今他只求那代价千万别是嫣嫣。

  他的态度惹来士兵们的叫嚣,不知谁喊了句「先把人拿下」后,所有人一扑而上,场面登时一片混乱,韩靖甫的武功为穆可清亲传,众人自不是对手。

  所幸他并无伤人之意,闪躲过攻击后,便提气朝外奔去,几下起落便轻松甩开了追兵。

  但韩靖甫心中却无半点愉悦的感觉,他只想快点找到柳嫣,不让她被人欺负了。

  打定主意后,他深深吸了口气,朝他所知夷人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奔去。

  柳嫣蜷缩着身子躲在角落,不说话不出声,尽可能将存在感降到最低。

  这是桐山上某个极隐密的山洞,她原以为自己对桐山已经够熟悉了,却不知这儿竟还有个山洞。

  她垂眸看着手脚上綑得结实的绳索,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逃得出去。

  其实她并没有妄想能够全身而退,这几年夏军带给夷人的打击实在太大了,如今终于有这大好机会,夷人不利用她好好羞辱甚至杀了可清才奇怪,但如果可以,她希望将伤害减到最低。

  可清和李熙平回京去了,而靖甫又……她咬咬唇,算了,先不想他,反正目前短时间内没人救得了她,能拖得了一时是一时。

  耳里听着林叔以略显生涩的夷语和那些夷人交谈,她强迫自己思考。

  林叔曾说靖甫是前朝皇族人,她是有几分相信,十年前的他,气质绝对不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能够拥有的。

  可即使事实已如此明显,她仍不愿相信他打算害自己。

  柳嫣啊柳嫣,亏你还自认聪明呢,没想到却如此愚蠢,明明证据都已摊在面前了,还以为闭着眼不看就可以假装不知道?柳嫣自嘲着,恼自己狠不下心去恨他。

  过去她总骂可清笨,白白为李灿璃浪费那么多年青春,但现在看起来她也没聪明到哪去。

 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,有名夷人手中端着一只碗,朝她所在的角落走来。

  她顿时戒备起来,一双眼紧盯着对方。

  那夷人不怀好意的笑了笑,用带着口音的汉语问道:「你要自己来呢,还是由我动手?」

  她的唇微颤,勉强抑下心中的恐惧。

  「不说话,是要我喂你的意思?」

  「给我,我自己来。」她咬牙道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第2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<<戏霸爷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