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丹甯 > 戏霸爷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
戏霸爷  第28页    作者:丹甯

  然而李熙平听了他的话后,却只淡淡的道:「用不着谢我,你是穆可清重视的人,我本来便不可能杀你。正好过去我李家欠你甚多,这回就当还你,从今以后我们两清了。」

  韩靖甫很想说,李东廷杀了他家多少人,恩怨能就这样两清吗?但转念一想,其实也不重要了。

  就因为这件事,李熙平心爱的女人下落不明——是,他如今终于知道原来穆可清竟是女儿身,而他所爱的女人则身中剧毒,消极的不肯自医。

  他们哪还有余力去憎恨对方?

  「我想去看嫣嫣。」李熙平目前是将军府的主事人,韩靖甫想去内院还是要知会他一声。

  李熙平一顿,倒没反对,只是道:「你劝她给自己解毒吧,我这虽然有些清毒的药材,但毕竟不完全对症,最后还是要她亲自配药才好。她中毒不浅,若不尽早医治,往后就算治癒了只怕也会落下病根。」

  柳嫣表妹是可清的朋友,曾多次救过她的性命,现在可清不在了,他得替她好好照顾这些她重视的人,以免她回来后发现自己在乎的人都过得不好,到时又是一阵伤心。

  韩靖甫觉得他叮嘱的语气听起来颇刺耳,好似他和柳嫣才是一家的,而自己却是外人……

  算了,也许他和李家人就是没办法和平共处。

  韩靖甫离开正厅,慢慢走至柳嫣的住处。

  房门和窗都是紧闭的,但里头仍隐隐传来咳嗽的声音。

  听着她那有气无力的喘咳声,韩靖甫的心又是一痛。

  他推门走了进去,不知是否因门窗紧闭的关系,房内空气明显有些沉窒,令他忍不住皱眉。

  「你怎么还没离开?」柳嫣清冷的嗓音自床上传来。

  见她明显变得苍白消瘦的脸,他心中很是难受,「我和你一起回景城后,就没打算走了。」

  她还在这里,他怎么可能离开。

  「随便你。」柳嫣淡漠的重新躺了回去。

  她舍不得让他背负奸细的罪名,所以说服李熙平与自己串供替他澄清,但对于可清坠崖失踪的事,她始终不能释怀。

  她总觉得可清会出事,都是自己与他害的,故而无法给他好脸色看。

  韩靖甫也明白她的心思,她恼他很正常,但他却不可能不关心她。

  他走到床前,低声道:「嫣嫣,你把毒解了,好吗?」

  柳嫣不语。

  「我知道,你觉得你的生命是用将军的命换来的,所以宁可不要……但你怎么不想想,将军不惜牺牲性命也要救你,而你却毫不在乎的浪费她为你争取的生机,这样将军真的会开心吗?」

  不会。柳嫣默默想着。如果可清还在,一定会想方设法替她解毒。

  她丢掉解药、消极等死,是觉得自己害死了可清,想乾脆也和她一起走算了,但她心底明白,可清必不会愿意见到她出事。

  可是……若可清死了,害死她的自己仍活着,这又算什么呢?

  他又续道:「我来之前,李熙平曾要我劝你解毒……我虽不喜欢他,可他毕竟是最懂将军的人。你是将军的知己,为了将军,他也希望你平安。」

  柳嫣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,却又不甘这么轻易被说服。

  「就算我真的解了毒,也不会和你在一起。」她冷冷开口。

  可清出事,她最恨的是自己,再来就是他。虽然她也晓得自己在迁怒,然而要不是他非要替她寻什么解药,不肯第一时间就带她回来,可清又怎么会出事?

  韩靖甫轻叹,「只要你好好的活着,原不原谅我又有什么关系……」

  对此,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了。

  他宁愿她恨他,也不希望她自我伤害。

  柳嫣沉默了下,才又道:「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解药我已经扔了,总归我是要去陪可清了。」

  听她语气中有些松动之意,韩靖甫精神一振,忙道:「李熙平那儿有些药材,你先前不也用它们为将军解过毒?」

  不料柳嫣却摇摇头,「那是因为可清中毒不深,再加上她还有内力,抵得住那些药材的烈性。」

  「那你……」

  「我若是服用了那些药材,大概不用等乌毒发作,就先被那些药材的药性折腾死了。」她闭上眼,「无所谓,没解药就没解药,其实死也没有想像中可怕。」

  韩靖甫没想到竟还有这样的事,他以为她愿意解毒就好。

 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他很快的道:「你不会死的,只要你肯解毒,我自有办法!」

  柳嫣微微一愣,「你有什么办法?」

  他没回答,仅勾起浅笑,「过几天我拿解药来,你只要答应我,别再扔掉就好。」

  说完,他便匆匆告辞离开,留下一脸疑惑不解的柳嫣。

  第10章(1)

  三天后,柳嫣真的拿到了解药。

  然而送解药来的却不是韩靖甫,而是李熙平。

  她虽然觉得有些奇怪,但见李熙平满脸倦色,想到这阵子以来他才是最辛苦的人,不但失去了心爱的女人,还不能允许自己太过悲伤,必须强撑着处理各项公务,便忍住没多问了。

  李熙平给的解药不但对症,分量亦足,柳嫣仅服用少许便感到身体好了许多,看样子不但可以完全解了身上的乌毒,还能留下足够的样本研制相同的配方。

  有了这研究配方的目标,她总算打起精神,决定好好认真活下去。

  只是当她身子一日好过一日,直至终于完全康复,却始终不见韩靖甫出现。

  这实在太奇怪了,在这之前,他明明常常来看她的。

  她又忍了几日,但最终还是忍不住支支吾吾的向李熙平询问了。

  本以为他会对她的问题感到意外,没想到他却只挑了挑眉,「我还在想你打算忍到什么时候呢!」

  她呆了下,「你一直在等我向你打听?」

  「倒也没有,只是你这几日脸上分明写满心事,见到我时又总左顾右盼,像在找什么人似的。」

  柳嫣咬咬唇,她还真不晓得自己表现得如此明显。

  「不过你的确是该问的。」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有人为了你不要命的负伤闯敌营、抢解药,就算不喜欢人家,去慰问一下也是应该的。」

  柳嫣怔了半晌,「你说什么?我的解药……是怎么来的?」

  「韩靖甫前几日夜闯敌营弄来的,虽说夷军这时的戒备远不如上回我和可清去时森严,但他才刚被罚完一百军棍,还敢单枪匹马的负伤去抢,倒也了不起。」李熙平的语气里有几分钦佩。

  柳嫣完全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。

  上一次他和可清两人去闯敌营,都带了伤回来,可知此事有多凶险,这回靖甫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跑这一趟,是不要命了吗?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第2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<<戏霸爷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