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丹甯 > 戏霸爷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
戏霸爷  第29页    作者:丹甯

  接着她又想到先前几乎天天来看她的男人,如今已有好几日不见踪影,顿时有些着急起来。

  「那他现在怎么样了?」她不禁气恼自己怎么到现在才问。

  「是受了些伤,虽然不严重,只是……」

  「只是如何?」柳嫣一颗心全提了起来。

  「他为了确定带回来的是真解药,于是就以身试药了,所幸那药是真的,要不然又要多个中乌毒而死的人了。」

  「他疯了吗?!」柳嫣不敢置信的低呼。

  这种东西也能随便乱试的?一个不小心可是会死的呀!

  「他只是太在乎你。」李熙平这会儿对韩靖甫的评价倒是好了不少。

  之前他与柳嫣谈过后,虽然决定替韩靖甫掩饰,但心中不免仍埋怨着,不过经过这件事后,他有些改观了。

  也难怪可清愿意花这么多年来栽培他,撇开他们立场不一,他的确有令人敬佩之处。

  听见李熙平替韩靖甫说话,柳嫣本想出言反驳,但想到他这次为自己所做的一切,话又说不出口了。

  李熙平大概也猜到了她的想法。「我晓得你认为是自己害了可清,所以不愿解毒,而且也觉得可清出事和韩靖甫脱不了关系,因此很气恼他,尽管你心底清楚,那并非他的本意。」

  「不管他怎么想的,他间接害了可清总是事实。」她一方面为可清的失踪感到伤心难过,一方面又气自己竟那么轻易就被那男人感动,居然想原谅他。

  「你知道吗?其实我也一直觉得可清是被我害了。」

  柳嫣一愣,「她坠崖与你何干?那时要是没有我的话,你早就拉她上去了,她是为了救我,才放开你的手。」

  「不,你不明白。」李熙平苦笑,「若不是在那之前我不想她去赴约,自作聪明点了她的穴,她就不会为了强行冲破穴道而受内伤。凭她的武功,想将你拉上崖原就不是什么难事,然而却因身上带伤,最后只救得了你一人……」

  柳嫣惊讶的看着他。

  她从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一段,不知道……原来可清的失踪,也有部分是李熙平造成的。

  可清不过是为救她而坠崖,她就如此自责了,那么害可清受伤、导致她施展不出轻功而出事的李熙平,这些日子岂不是更难受了?

  柳嫣忍不住安慰道:「你也只是想帮她罢了,不是有意的……」

  「我当然不是故意的,却仍害了她。」他平静的道出事实。「如果当时我没自作主张,而是让可清去赴约,今天一切是不是都会不同了?只可惜世事没有如果,我们没有人希望可清出事,最后仍造成了这样的结局,岂能单怪罪于谁?」

  柳嫣想了许久,不得不同意他的话,「你说得对。」

  发生这样的事,靖甫与李熙平的自责不见得比她少,她又怎么能一味怪罪靖甫?

  「事情刚发生的时候,其实我也曾一度想追随可清而去,但冷静下来后,就知道先前自己太冲动了。」他缓缓的道,「她如今生死不明,如果她还活着,历经千辛万苦回来却发现我死了,不知会有多伤心,失去所爱之人的痛我既已尝过,便绝不会让她也有那机会难过。

  「而要是她真的死了,她在这世上最放不下的东西,我也要好好替她守着,总不能让她走得不安心吧?」

  柳嫣思索着他的话。

  李熙平说的虽然是他自己,但换到她身上又何尝不适用?

  不管可清是生是死,都不会开心见到她过得不好。

  可清也说过希望她能幸福的,不是吗?

  柳嫣将所有的事细细想过一遍,最后终于吁了口气。

  「韩靖甫现在人在哪?」

  知道她想通了,李熙平微微一笑,「就在将军府的客房中,他府上的下人都已遣散,因此我让他来府里养伤了。」

  柳嫣点点头,「那我去见他。」

  李熙平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后,才敛下脸上的笑容。

  「可清……所有你在意的人和事,我都已尽力替你安排好了,你是不是也该早点回来呢?我好想你……」

  柳嫣走到客房前,忽然有种近乡情怯之感。

  她对韩靖甫的感觉太过复杂,有恼、有恨、有怨,但也有深深的爱恋和感动。

  一个愿为她涉险、置生死于度外的男人,她怎么还能怀疑他的真心?

  她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,最后才鼓起勇气推门而入。

  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,想起李熙平先前说的事,她的心便微微疼痛了起来。

  她快步走至床边,却意外的发现床上并没有人。

  奇怪,他不是伤得不轻吗?还能跑去哪?柳嫣一时间有些呆了。

  「嫣嫣……是你?」一个不甚确定的声音,突然自她背后响起。

  柳嫣一回头,便见到韩靖甫站在那儿,满脸惊诧的望着她。

  她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的伤还没好,忍不住蹙了眉,「你刚去哪儿了?」

  身为伤患居然还不躺在床上休息,是不想康复了?

  「我刚去打水……」韩靖甫原以为她不会想再见到自己了,没想到她竟特地来探望他,不禁又惊又喜,「你怎么来了?」

  柳嫣一愣,莫名有些恼羞成怒的道:「这整个将军府都是我家,我为何不能来?」

  「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」韩靖甫见她忽然生气,手足无措了起来。

  他还想解释,可她却已迅速转了个话题。

  「为什么你要自己去打水?下人们呢?」光想到他一个伤患竟要自己去弄水,一向待下人和气的柳嫣突然有种想把人叫来骂的冲动。

  一百军棍可不是好挨的,一些底子弱的士兵被打个五十棍就废了,就算他有武功在身,必也受伤不轻。

  结果他不但不好好养伤,竟还跑去夷军那儿盗解药,之后更以身试药,简直是不要命了!

  她越想越生气,气他的不要命、气下人的怠慢,更气自己先前的冷漠。

  「是我自己没叫人的,将军府里佣仆本来就少,用不着为了这点小事喊人。」

  「你以为你的伤是小事?」她狠狠瞪了他一眼,又是气愤又是担忧,「回床上躺好,我替你把脉。」

  她的语气虽然凶巴巴的,却带着不容错认的关心,韩靖甫瞧了她好一会儿,然后慢慢的笑了。

  这才是他熟悉的嫣嫣啊。

  虽然不大明白为什么,不过看起来她是原谅他了。

  「我现在没法躺。」他指指自己的背,「有伤。」

  柳嫣眉一皱,怒道:「那就趴着!」

  他乖乖照办了,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愉快。

  柳嫣先是替他把了脉,确定他体内并无残留的余毒后,又开始替他检查身上的伤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第2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<<戏霸爷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