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丹甯 > 戏霸爷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
戏霸爷  第7页    作者:丹甯

  林叔眼中掠过深深的恨意,「他替那李贼守江山就该死。」

  「你错了,他守护的不是这座江山,而是百姓。」韩靖甫有些疲倦的反驳。

  「少爷,难道您不想复仇了吗?您忘记韩家人、忘记您父皇母后当年是如何惨死的?」

  「我没忘。」正因为什么都忘不了,他才如此挣扎。

  他忘不掉李东廷对他的国家、他的亲人们所为的一切,却也忘不了穆可清待他的恩情。

  更何况……倘若穆可清真的死了,最伤心的怕是柳嫣了吧?

  在这世上,他最不愿让柳嫣伤心,即便她爱的不是他,而是穆可清。

  「您没忘记是最好了,二老爷与五少爷为了让您顺利逃出,双双在宫中牺牲,您切莫忘了替他们复仇。」林叔垂眸道。

  「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」韩靖甫闭了闭眼,「我晚点会再过去将军府看看。」

  得了他的承诺,林叔这才满意的退下去。

  而韩靖甫则心烦意乱的瞪着面前的早膳,再也吃不下。

  柳嫣再次换完药后,早累得什么话都不想说了。

  由于穆可清女扮男装的身分不能泄露,照料伤患的事不能假手他人,自事发后她几乎是衣不解带的陪在好友身边,已逾十二个时辰没阖眼。

  「夫人,」外头传来丫鬟怯怯的声音,「外头有人说想见您……」

  柳嫣不耐的道:「我不是说了,天没塌之前,不管谁来我都不见吗?」

  可清伤成这样,她哪还有心思应酬?

  「奴、奴婢也是这样说,但韩副将说是您让他来的……」

  原来是韩靖甫。

  他和她们的交情自与常人不同,当然也不能像打发其他人一样打发他。

  柳嫣深深吸了口气,勉强抑下强烈的疲惫感,「让他在大厅稍坐一下,我马上出去。」

  她确认过穆可清的情况,又换了件乾净的衣裳后,才踏出她们居住的院落。

  穆可清在景城三年,名声和威望远超过京城的皇帝,这回突然中伏受伤自是引来不少关切,将军府自昨日开始便不断有人上门求见,都被她命人挡下了。

  她才不在乎什么军情或是夏国的存亡,她只希望她在意的人能好好的。

  她是大夫,可清是她的病人,病人既然受了伤,就得好好休息,谁来都一样,但,那个男人不同。

  柳嫣强撑着走至大厅,却因精神不济,在门前时,被突起的门槛绊着,整个人狼狈的往前扑。

  她惊呼了声,下意识的闭上眼,认命的等待身体着地的那一刻。

  然而预期的疼痛却没有出现,她感觉自个儿的胳膊被人牢牢擒住,让她免于摔在那冷硬的地板上,逃过一劫。

  她讶异的睁开眼,发现韩靖甫不知何时已来到她身边,及时拉了她一把。

  「啊,谢谢你了。」她小声道谢。

  韩靖甫瞪着她,脸上表情忒难看,「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差,难不成从昨晚到现在还没休息?」

  柳嫣也不明白为何被他这么一瞪,自己竟有种莫名的心虚,只得轻咳一声,「可清的状况时好时坏,我得照顾她……」

  「将军既已脱险,你找个下人守着他不就成了,何必亲自照看?」

  明知他们感情深厚,可见她如此紧张穆可清,韩靖甫就是不是滋味。

  真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死心塌地的对穆可清好,他不相信她不晓得穆可清真正爱的人其实是李灿璃,和他们在一起这么久,他比任何人都要更清楚,穆可清与李灿璃「断袖」的传闻绝不是空穴来风。

  然而她似乎不以为意,仍旧将全副心力放在穆可清身上。

  像现在,她明明累得要命,却还摇头道:「我不放心把可清交给别人。」

  柳嫣是为了替穆可清守住女扮男装的秘密,但在韩靖甫听来,却以为她是太爱穆可清,才不愿将照顾「丈夫」的工作假手他人。

  他心中不舒服的感觉更深了。

  柳嫣并不知他的心境变化,只是仰头瞧了他一会儿。

  「喂,你是不是……又长高了啊?」好阵子没与他这么近距离接触了,如今这么抬头一望,她脖子都酸了。

  韩靖甫一怔,好一会才反应过来,「不知道,或许吧。」

  他平时压根没空去注意那些琐事,只有到旧衣裳再也穿不下时,才会意识到自己的确长高了。

  「看,袖子都短了,这件衣裳还是去年做的呢!」她拉过他的袖子比了比,「等眼下这些事忙完后,我再替你做件新衣吧。」

  韩靖甫瞧她低头忙着比划,忽然很想问她,究竟知不知道女人替男人做衣衫,是件多亲密的事?

  她不但年年替他做新衣,连穆可清也从不在意。

  这对「夫妻」的相处可真令人费解。

  柳嫣还在唠叨着,「男人就是浪费布料,到了十八岁还在长,每年衣裳均要重新裁制不说,每次都得用掉我一堆布。」

  「我记得……你从前是比我高的。」他忽然想起昨夜的梦。

  「是啊!」柳嫣抬头觑向他,过于苍白的脸上总算露出几分笑意,「我印象可深了,有次我们还为此吵了起来,你那时不服气的说,总有一天你会比我高,但我年纪却永远比你小。」说到这儿,她轻叹了声,「唉,结果真的被你说中了。」

  真是不公平,她现在就算踮起脚尖,头顶也只能勉强碰着他的下颚,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异。

  「原来你也记得那天……」他轻喃。

  「怎么可能不记得,你后来还救了我呢。」没感觉到他的感慨,柳嫣浅浅一笑。

  「都那么久以前的事情,我以为你早忘了。」原来她的心并不是全都给了穆可清,至少……还替他留了一点位置。

  「我的记性哪有这么差,我还记得,也是从那之后,我们才没老是吵架。」她抿唇又笑,「可清常说,她可是为此大大松了口气。」

  又是穆可清。韩靖甫在心底叹息。

  在她心中,他永远排在穆可清后头,明知是理所当然的事,他却无法不嫉妒。

  韩靖甫本还想再和她多说几句的,可见她双眼通红,面露倦色,不断掩嘴打着小呵欠,原先想问她穆可清伤势的念头便淡了。

  他叹了口气,「好了,不和你多说了,既然将军已无大碍,你也歇会儿吧。」

  「嗯。」柳嫣又打了个呵欠,也不和他客气,「那我去睡了,这里你熟得很,我就不送了。」

  「你放心,我自己会出去,你快回去休息。」他催促着,看不下她那惨白的脸色。

  柳嫣朝他摆摆手,摇摇晃晃的走出大厅。

  第3章(1)

  「终于完成了。」当柳嫣缝完最后一针时,只觉得头痛欲裂,她放下手中的针线,疲倦的揉着额际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<<戏霸爷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