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丹甯 > 戏霸爷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
戏霸爷  第8页    作者:丹甯

  最近实在太累了,原本穆可清的伤已开始癒合,偏偏前几日听到李灿璃即将大婚的消息,心绪震荡之下,伤势再度恶化,害她又多忙了好几天。

  她知道这事后,只差没气得把告诉可清这消息的家伙给宰了——或者她该宰的是可清才对,省得自己老是为她担忧心焦。

  只是她这些日子的忙碌,倒不全是因照顾可清的缘故。

  她站起身,抖开手中刚做好的衣服。

  这件新做的墨绿色衣衫当然不会是给她「丈夫」的,可清从不穿这种衣服。

  她细细检查了衣襟袖口处,确定没问题后,总算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 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几乎每季都会替韩靖甫做一套衣衫,这些年已成了惯例。

  看着手中的成品,柳嫣很是满意。

  替韩靖甫做衫的衣料都是她特别挑过的,除了颜色好看、穿起来舒适外,还必须质韧耐磨,免得不堪平时在军中的劳动,太容易脏破。

  不过她很清楚那男人不会知道她为此费了多少心思,他从不注意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,多半以为她只是随便做做。

  这样很好,否则他若问起,她还真不知该怎么解释。

  这些年来,她心中始终有两个秘密。

  一个是她的「丈夫」其实是个如假包换的女人,此事除了她和穆可清本人外,只剩李灿璃知道。

  而另一个秘密,就是她对韩靖甫的感情。

  尽管相识多年,不过她与他其实没什么单独相处的时候。他们初识时就不对盘,老是吵架,之后虽然有改善,可她知道他还是更喜欢和可清在一起。

  这并不奇怪,可清一直都是让人钦服景仰的人,也因此当年他几乎是毫不犹豫便选择与可清相同的道路。

  「真是令人嫉妒……」她咕哝。就算知道韩靖甫对可清的崇敬无关男女情爱,还是有些羡慕和妒忌。

  在他眼中,自己大概一直都是任性的小姑娘,根本不能和成熟冷静的可清相比吧。

  她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「嫣嫣。」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。

  柳嫣吓了一跳,而当她转头见到来人时,立即气急败坏的吼道:「谁让你起来了,快给我回床上躺好!」

  站在那儿的,竟是重伤未癒的穆可清。

  「再躺下去我都要忘记怎么走路了。」她苦笑了下,接着视线落在柳嫣手中的衣服,忍不住问道:「那是给靖甫的?」

  柳嫣一僵,莫名有种做坏事被发现的心虚,「反正不是给你的。」

  「喔。」穆可清若有所思的应了声。

  「喂,别转移话题,没我的允许就下床,你是嫌伤得不够重?」柳嫣瞪向她。

  「我已经好多了。」穆可清无奈,「倒是你,不眠不休忙了这么多天,怎还不快点去歇着,非要在这时做什么衣裳?」

  「我高兴。」她撇撇嘴,不愿承认自己发现韩靖甫的袖子短了后,就急着想尽快帮他赶制出新衣。

  穆可清缓步走到她身边,撩起那衣衫瞧了瞧,忽道:「嫣嫣,若你哪天想『改嫁』了,请务必告诉我。」好让她想办法替她做出安排。

  柳嫣睨了她一眼,「怎么,和姑奶奶同床共寝了这么多年,现在想不认帐了?」

  「我不是那个意思。」穆可清叹了口气,「这将军夫人你爱做多久便做多久,我只是想说,你若有喜欢的人,千万别为了我放弃。」

  虽然她们从未讨论过此事,可她也不是瞎的,这几年嫣嫣待靖甫如何,她都看在眼里。

  这些年下来,嫣嫣也就只替她和靖甫做衣裳,还能不明显?

  女人的青春有限,如今李灿璃即将大婚,她心灰意冷之下,已打算这辈子就这么过下去,再也不恢复女儿身了。

  但这是她的选择,并不想因此拖累好友。

  说起来,韩靖甫这人防心颇重,尽管已相识十年,她们对他的过去了解仍极有限。

  不过这倒不是太大的问题,依她这几年的观察,他应是值得托付的人,如果嫣嫣想和他在一起,她自是乐观其成。

  至于他的过去,她并不是很想深究。毕竟谁没有过去?她祖父辈都还是前朝大将军呢!

  柳嫣微微一怔,却又很快回过神,故作没好气的道:「哼,就算你嫌我管东管西太罗唆,我也要留在将军府里,你休想这么轻易摆脱我。」

  知道她就是这种个性,穆可清也不以为意,只是淡淡一笑,「随便你想怎么做都好,就是别让自己受委屈了。」

  「放心,没人有本事让姑奶奶受委屈的。」柳嫣一面说着,一面将刚做好的衣衫摺叠起来,再拿布巾将它包好,「我要出门一趟,你若晃够了就快回床上休息。」

  「你现在就要拿去给靖甫?」

  「嗯。」否认也没用,也许过几天可清就会看到他穿在身上了。

  「这几日多亏他帮忙处理军务,顺便代我向他道谢吧。」

  又是军务!

  她讨厌死这两个字了,这些年来可清和那个傻大个儿为此不知吃过多少苦头,连带也害得她明里暗地为他们担了许多心。

  柳嫣轻哼,「我才不帮你传话,等你康复了自己向他道谢吧。」

  说完,她抱着要给韩靖甫的衣裳走了出去。

  韩靖甫仔细读完字条上的内容后,便将字条递至蜡烛前烧了。

  字条慢慢被火舌吞噬,最后化为灰烬。

  他只是看着,沉默不语。

  那字条自是夷人依当初约定好的方式传递给他的,虽然用的是暗语,便是寻常人捡着了,也看不懂上头写的是什么,可他向来小心谨慎,不愿留下任何证据。

  「少爷,您打算照那上面的嘱咐行动吗?」一旁的林叔问道,眼中隐隐有着热切和期盼。

  韩靖甫摇摇头,「时机不对。」

  「有何不对?」林叔皱眉,「如今穆可清受了重伤,正是您下手的好机会。」

  夷人此次的要求,是希望韩靖甫能趁乱杀了穆可清。

  穆可清的武功稍胜他一筹,他若想除掉他,只能趁此时机。

  韩靖甫沉着脸,心底有些不悦。

  由于有可靠准确的消息来源,原本这次夷军的伏击不可谓不漂亮,但最后结果仍与预期的相去甚远。

  穆可清固然受了重伤,但夷军更是元气大伤,根本无力趁乱进攻。

  他之所以帮助夷人,不过是想藉他们之手灭了夏国,说起来双方是合作关系,为此背叛穆可清也是不得已的。

  先前他已冒了极大的风险泄露军情给夷人,他们没能趁机杀了穆可清也就罢了,现在居然还用这种命令口吻要求他下手?

  真是愚不可及。

  不过韩靖甫也很清楚不能在林叔面前透露,自己其实并不希望穆可清死。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<<戏霸爷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