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丹甯 > 戏霸爷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
戏霸爷  第9页    作者:丹甯

  他沉吟了片刻,才道:「如今要杀穆可清自是轻而易举,只是上回交手,夷人受创比夏国军队更深,即便我此时杀了穆可清,他们也无力拿下景城。到时朝廷又派另一员我不熟悉的大将来,岂不是前功尽弃?更何况若换了主帅,往后我便是想再传递机密也不行了,这买卖不划算。」

  「您说的是有道理……」林叔不得不承认,却又有些不甘,「难道就要这样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?」

  「再等等吧,十年我们都等了,不差这些日子。」韩靖甫的语气颇冷淡。

  林叔深深望着他,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。

  可韩靖甫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,最后他只得道:「但愿少爷真记得李东廷欠咱们的。」

  韩靖甫的神情更冷了,「我若不记得,这些年又何必待在军中?」

  一时间,气氛有些僵凝。

  「启禀副将,将军夫人来访,正在前厅等着。」外头一名小厮匆匆来报。

  柳嫣这时来找他?韩靖甫一怔,「夫人可有说为何而来?」

  「夫人并未多说什么,不过她手里倒是捧着个包袱。」

  「我知道了,这就过去。」韩靖甫先是对那小厮吩咐后,又转头望向林叔,「我去瞧瞧她有什么事。」

  林叔眼一眯,若有所思的道:「你和她交情倒是挺好的。」

  听出林叔话中竟有想利用柳嫣的意思,韩靖甫心猛地一跳。

  可他清楚自己不能表现出对她的关切,因此故作冷淡道:「我和穆可清交情同样很好。」

  无论如何,他都不愿把柳嫣牵扯进这件事里,否则即使成功复了仇,他也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。

  「我先过去了。」他快步朝前厅去。

  第3章(2)

  柳嫣才刚喝了口茶,就见韩靖甫已踏进前厅。

  「没想到你动作挺快的,我以为你在忙。」她朝他眨眨眼。

  韩靖甫只是扯了下唇角,没解释什么。

  其实她来得正是时候,他如今越来越不耐和林叔谈论复国之事了,她倒是让他有了绝佳摆脱林叔的藉口。

  「夫人此时前来,不知有何要事?」

  「欸,不是说了别再叫我夫人吗?怪别扭的。」柳嫣秀眉微蹙,在别人面前她都能毫不客气的自称将军夫人,却不想韩靖甫也这么唤她,「喏,这是给你的。」

  她将那件新做好的衣衫递给他。

  韩靖甫在见到那包袱时,便已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了。

  这些年他没少收过她做的衣裳。

  他神情复杂的望向她,却发现她看起来又比前些日子更憔悴了几分,胸口益发沉重。

  「你这阵子照顾将军就够忙了,怎么还费心思做这个?」

  「反正守在可清床边时也没其他事做,顺便打发时间罢了。」

  韩靖甫当然知道没那么简单,可她都这么说了,他只好道:「多谢你了。」

  见他这副客气生疏的模样,柳嫣原先的好心情顿时少了几分。

  他这么冷淡,是不是不稀罕她做的衣服?

  她忽然觉得没日没夜赶出这件衣裳,又马上送来的自己像个傻瓜似的。

  「也罢,韩副将这些年平步青云,身居高位,自是看不上我这点手艺了,往后我不再献丑便是。」她闷闷的道。

  穿她做的衣服,有这么令他难以忍受吗?这些年来她每季至少都会为他做一件,却很少见他穿。

  她其实很想假装无所谓,假装一点也不在意他穿不穿,却发现好难。

  「嫣嫣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」他从来没有嫌弃过她做的衣裳。

  她亲手做的,他怎么会不喜欢?更何况他看得出她费了多少心思在那些衣衫上。

  只是,他始终不明白她为何愿意替自己做这么多,她喜欢的不是穆可清吗?

  「你总算又肯喊我嫣嫣了。」柳嫣瞧着他,语气有着淡淡的苦涩。

  自从旁人开始喊她「将军夫人」后,他们似乎便生疏了不少,也是从那时开始,他就不大同可清一起喊她嫣嫣了,而她也甚少直呼他的名字。

  她从不后悔「嫁」给可清,却一直很怀念过去与他没有隔阂的日子。

  「东西既送到,我也该回去了。」她站起身,忽然不想继续在这儿待下去。

  唉,真不懂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平时和冰块没什么两样的家伙。

  「等等。」韩靖甫忍不住出声唤住她。

  「怎了?」

  韩靖甫微微怔住。其实他也不知为何要叫住她,只是觉得她百忙之中为自己做了衣服,还特地亲自送来,他不该也不想就这么让她走了。

  他迟疑了一会儿,方道:「我送你回去吧。」

  「送我?」柳嫣一愕,突地噗哧一笑,「不必了吧,将军府离你这儿只有两条街的距离,有什么好送的?」

  不过他这么一开口,好似很关心她的样子,倒让她心头的乌云散去了些。

  韩靖甫同样发现自己说了蠢话,但他一时间想不出其他挽留她的藉口,最后只得把穆可清搬出来,「我正想去见将军一面,顺便和你一块儿去吧。」

  没想到,柳嫣却毫不客气的拒绝了。

  「不行,上次一让她见客,就害我多忙了好几日,在她伤好之前,我不准可清再见任何人。」她没好气的道。

  韩靖甫晓得那件事。事实上,那名亲兵还是被他怂恿着去的。

  是他告诉对方,毅王李灿璃与穆可清向来交好,倘若告诉穆将军关于毅王即将大婚的消息,也许能令将军开心,伤也好得快些,所以那名亲兵才会跑去和穆可清说那些,使得他的伤势更严重。

  他隐约知道穆可清与李灿璃的关系,因此很清楚这消息必能打击他,只是未料到效果竟这么好,这让他对穆可清的不满又多了几分——既然已和柳嫣在一起,为何心中还有别人?

  见他怔愣着,不知在想什么,柳嫣暗暗叹了口气。

  她不想妄自菲薄,却也不愿自作多情,不管他此刻心底在想什么,都必然不会是她。

  「你不用送我了,告辞。」她轻道,像是怕他会再多说什么似的,也不等他回应便转身离开。

  待韩靖甫反应过来时,她已经走至厅外。

  此时再追出去未免显得刻意,他犹豫了下,终究没再出声挽留。

  听着她的脚步声渐远,最终再也听不见,他才低下头,慢慢打开手中的布包,取出那件墨绿色的长衫。

  他轻轻一摸,便知那必是上好的衣料,轻软质韧、厚薄适中,正适合如今春寒料峭的时节。

  「柳嫣,你到底想要什么?」韩靖甫轻喃着。

  她不是已选择穆可清了吗,为何还故意时不时做这些事撩动他的心?
欢迎您访问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,www.bookli.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戏霸爷  下一页
第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www.bookli.net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<<戏霸爷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书拟人生言情小说大全首页www.bookli.net!